第139章 第 139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书尧来港口并没有告诉殷鹤成, 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出现这里。他迎着雪赶过来, 贴着她的脸透着凉意, 吻却是炽热的。

    他沉浸在失而复得的惊惶与喜悦中,拥着她后颈的手温柔而有力。而对她来说太过突然, 她只睁着眼望着他。他一向有风度,她还没有见他像现在这样慌张过了, 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让他突然这样。

    可她越清醒, 越能感受到他的情绪,他眼底的那抹红就这样深深映入她的眸中。一个晃神,她握着伞的手稍一松力,那把伞便被呼啸而来的狂风刮走了。

    夜色已经降了下来,雪却一分也没有停歇。鹅毛般的雪纷扬飘下,港口上的搬运工都去屋檐下躲雪去了, 他的人在远处的车边撑伞站着不敢靠近, 只有他们两站在雪里。

    许是她站在原地和他拥吻,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终于放下心来将她松开。伞已经没了, 他们几乎是一同发现的,有一起往空中忘了一眼。海边的风大, 伞被风卷到了海上,还在空中盘旋着。

    他们回过头来, 对视了一眼, 她没忍住先笑了。他见她笑了, 望着她看了一会, 也跟着笑了。

    他这才回过神来,她的发上已经堆了一层薄雪,他解下大衣罩在他们身上,声音温柔:“雪大了,跟我回去吧。”别的事他不提,也不去问。

    “不行,我朋友坐船来盛州,我得先接他。”她指了一下码头上避雨的棚子,“我们去那边吧。”

    他搂着她的肩和她一起走,过了好一会儿才问她,语气里透着欣喜,“你是来盛州港接人的?”

    “不然我冰天雪地过来做什么?”她坦然点头,又抬头问他:“你来这又是做什么?”

    他默了好一会儿都没回答,她催促似地看了他一眼,他却低过头来,突然道:“舒窈,我殷鹤成将来如果敢负你,就让我不得好死。”他神情严肃望着她,每一个字都透着虔诚。

    他忽然这样说,她也愣住了。

    她曾经的确说过“让他别让她后悔的话”,可她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向他发这样的誓。

    他是军官,战场上枪炮无眼,“生死”这样的话不能乱说。这样的字句说出来也是在剜她的心,她看了他一会儿,眼里忽然起了水雾,“殷鹤成,我不要你这样,我要你好好活着。将来万一有什么分歧,我们分开就是了。”有些话有些事她其实憋在心里久了,说出来,自己忽然也释怀了。

    而他似乎更在意“分开”两个字,“别离开我了。”他已经承受不起第二次分别了。这个港口、这个码头于他而言,像是梦魇一般。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会避免来这边,可他又想期待,会不会有一天,那个人又会在这里出现。

    他揽着她到码头边的棚子下躲雪,他将衣服披在她的身上。他和她坐在椅子上,他握着她的手给她捂着。

    她知道他一向很忙,可他完全没有走的意思,陪在她身边。她也明白了,他来盛州港就是来找她的。

    海上暗沉沉的,还没有轮船来的影子。他的人许是受了他的命,一直没有人过来。雪渐渐小了些,码头上有更多的人。他穿着戎装,虽然没有声张没有戒严,可时不时总有人往这边望。

    码头上还有人在讨论时下的局势,说什么的都有,她怕他听了不高兴,“我不知道还要等多久,你要有事就先回去吧。”

    “我陪你一起见吧。”他随口问她:“你要接的是哪位朋友?从哪里过来?”毕竟盛州城才经历过一次袭击,来盛州的人并不是很多了。

    她一时不知道怎么介绍孟学帆,只答:“是从津港过来的。”可她才说完“津港”两个字,他又变得有些警惕了。他知道她在想什么,解释道:“他是我在巴黎时认识的朋友,叫作孟学帆。我和他在一个实验室,他这次过来就是到盛州这边研究新药的。”

    “那我就更要见了。”他说完,视线又向远处望去了,他轻轻蹙眉,眼底是因为战乱萧条的盛州港。他的心不能也不可能全在她的身上,可他这个样子却是她喜欢看的。

    她喜欢的男人胸中有家国天下,心里有百姓民生。

    大抵过了半个钟头,海面上终于出现了轮船的踪影,又过了一会儿,那艘船终于靠了岸。雪已经完全停了,他们一起走到码头边等着。

    孟学帆走在前面,顾书尧一眼就看到了他。他穿着皮夹克,手里提着一个箱子,看上去和在法国时差别不大。

    顾书尧上前和他去打招呼,笑着道:“你还是回来了!”那是之前他们的承诺,孟学帆答应学成之后就回国。

    “书尧,你一个人?等多久了?你们盛州可是真的冷。”他一边笑着朝顾书尧走过来,一边还打了一个寒颤。

    殷鹤成原本在后面,他也走上前来,和孟学帆握手:“孟先生,您好!”他突然过来,孟学的确有些惊讶,还不等孟学帆再问,殷鹤成已经开始自我介绍了,“我是殷鹤成。”他没有说她和顾书尧的关系,可他的手却是搂着她的。

    孟学帆倒是不怎么惊讶她和殷鹤成的关系,望着殷鹤成倒是透着钦佩:“少帅,您好,我是孟学帆,是书尧在法国时的同学。久仰大名!”殷鹤成的鸿西口一役的确打出了名气,她曾经要殷鹤成去报纸上去正名、去澄清事实,后来才发现,报纸上诋毁的不实的刊登得再多,也抵不过一场硬仗更能改观。

    殷鹤成对孟学帆十分客气,请他去麓林官邸用的晚餐。不过殷鹤成事不少,一晚上勤务兵来餐桌上跑了好几趟。殷鹤成和孟学帆除了谈了些国内的局势,已经商讨如何联合生产西药外,他的话其实并不多,更多是听顾书尧和孟学帆一同谈论他们在巴黎的经历。

    他不是不愿意说话,而是更愿意倾听她那一段他没有参与的过去,她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一直感兴趣。听他们说着,他时不时也会心一笑。

    孟学帆因为是第一次到盛州,还没有住的地方。晚饭后,又下去雪来,晚上路上结了冰,殷鹤成直接让佣人给孟学帆在官邸安排住处。

    佣人带着孟学帆上去放行李,顾书尧走到窗外看了一眼外头的雪,他从背后靠了过来,头抵在她的肩上:“不是我不让你走,这是老天爷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