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第 129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一起去?何宗文有些意外, 不过也没有拒绝,只说:“我约了他晚上七点半去一家西餐厅,但是他的侍从官说殷鹤成今晚不一定抽得出时间。”

    已经是黄昏了, 这天的晚霞格外绚烂,红与紫交织在一起,霞光满天。

    何宗文预定的那家西餐厅在全盛州数一数二, 离药厂并不是很远。

    顾书尧想了想,建议道:“要不我们先去餐厅等殷鹤成吧。他如果没来,我们自己吃点东西,然后回去,也算是尽了我们的心意了。恒逸, 你觉得怎么样?”

    她这样说, 何宗文没有拒绝的理由。

    因为不远,他们是徒步过去的。走在路上,顾书尧抬头看了一眼天边的晚霞, 倒是与盛州城的建筑相映成趣。她忽然在想,她下次再回来会是什么时候呢?

    何宗文订的包厢在二楼,有落地窗,能在窗边俯瞰街上人来人往。顾书尧坐在窗边, 何宗文坐在她身边。

    他们到的时候还不到七点, 侍者过来上刀叉和水,询问是否要点些什么。

    顾书尧看了眼手表, 抬起头微笑着回绝, “等下再点, 我们还在等人。”

    顾书尧那天穿的是一身蓝色碎花的修身连衣裙,卷发从一侧搭在肩上。侍者见她的穿着谈吐便知她是付得起这个价钱的人,便也没有多说什么,礼貌地回了一声,“好的,小姐。”

    何宗文回头又补充道:“你七点半左右再过来吧。”

    顾书尧望着窗外的街景出神,何宗文却在看着她,他突然觉得自己是多此一举。

    还好时间过得快,很快便到了七点半。侍者过来替他们续水,同时也带来了菜单。何宗文接过菜单递给顾书尧,试探着问:“书尧,你想吃些什么?”他其实从前是个很耐心的人,可今天却让他觉得慌忙。

    顾书尧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透了,那个人应该不会再来了。她意兴阑珊地扫了一眼菜单,没怎么看,直接对侍者道:“我要一份七分熟的黑椒牛排,还要一瓶红酒。”说着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样有些失礼,转过头连忙去问何宗文,“恒逸,你要什么?”

    她话音刚落,包厢的门突然被人打开,她听见军靴踏地的声音,她往门口的方向望去,一个穿戎装的身影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还跟了好几位侍从官。

    几天不见,他稍微瘦了些,不过除了眉骨便有一道结痂的伤痕,倒没看出来哪里还受了什么伤,史密斯医生似乎没有骗她。

    顾书尧对侍从交代:“刚才点的不算,重新点过。”然而,那侍者却已经被那场面惊住了,并没有听到她说什么。他虽然不认得殷鹤成,却明白来了位他惹不起的军官。

    殷鹤成应该也没有想到顾书尧会在,见到她稍微皱了下眉,却很快恢复如常,脸上反而还有了些的笑意。

    顾书尧随何宗文站起来,何宗文极其自然地扶了一下她的肩,然后邀请殷鹤成在他们对面的位置就座。

    殷鹤成走过来入座,看了他们一眼,脸上有淡淡的笑,又稍带了些歉意,“我可能待不了太久,过会还有些事要处理。”

    何宗文与他客套:“殷帅愿意过来便是赏光了。”他们两的语气完全不像一个月前才打过一架。

    殷鹤成只笑了下,解下大衣替给侍从官,然后低声交代了一句,那几个侍从官便退到外面去了。

    顾书尧也是这时才注意到街道上已经有他的人把守,不过也不奇怪,他出行向来是这样的排场。

    这顿饭是何宗文做东,他让殷鹤成点菜。殷鹤成也没怎么推辞,接过去随意点了几样,他的视线全在菜单上,然后又替给他们:“你们还要点些什么么?”。

    何宗文拿给顾书尧,可殷鹤成将她想点的菜已经点完了。她看了一眼,还给何宗文,“我觉得差不多了。”

    她抬起头来的那一瞬,发现殷鹤成正在看她,可殷鹤成也没有避讳,目光坦荡地与她点了下头。

    他今天的态度似乎又回到了在鸿西的时候,或者说要更客气些。他在外交际时总是面面俱到,让人挑不出差错来。

    顾书尧犹豫了一下,主动问他:“上次遇袭的事情怎么样了?”

    他笑了下,是一种轻松的语气,“你没有看报纸么?事情已经解决了,近卫旅内部出了些问题,不过当事者已经自杀,部队也整顿好了。”殷鹤成说的当事者应该是王兴,只是王兴真的有这么大能耐么?可看他语气笃定,并不慌张。

    提到了遇袭的事情,他也顺势问了下她的伤势,“你好些了么?”

    “谢谢,基本没什么事了。”

    他只问了这一句,便没有再多问,听上去更像是一种寒暄。

    殷鹤成对人的态度总是这样,总让人捉摸不透。她其实原本也想问他还好么,话在嘴边还是咽下去了。

    她突然想起上次他跟她在车上说的话,他跟她要解除婚约的凭证,不知怎的,她突然站起来从包厢走了出去,她这样的举动倒是让他们两都注意到了,殷鹤成看了她一眼,何宗文也问了一句:“书尧,你这是要去哪?”

    “等我一下。”说完,顾书尧便去找侍者去了,她向他们要了纸和笔。

    她走回包厢,殷鹤成点了一根烟,站在窗台边抽烟。香烟对他来说,很大的一种作用是用来提神。

    顾书尧径直走到他身边,将纸递给他,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还是留个凭证吧。”

    何宗文在对面坐着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殷鹤成也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回过神来。他也笑了,“那天是我失言了,你一时急着走,我担心有埋伏……你别放在心上。”说完,他接过笔,低头在纸上干脆地起笔。

    他写完将纸替给他,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嘴角稍微牵动了下,“我其实也是头一回写这个,你看一下,要不要再补充什么?”

    她接过她手中的纸,上面还有他淡淡的烟草香味。她看了眼纸上那行飘逸俊秀的字,其实写的很简单,算是一个凭证。大概说了他们自去年起解除婚约,底下有他名字的落款,此外没有多余的话。

    殷鹤成见她一直在看那张纸,戏谑似地问了一句:“不用画押什么了吧?”

    她将纸收好,笑了笑:“不用。”

    她刚说完,菜正好都上来了,西菜上得快,并没有等太久。

    顾书尧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何宗文替她将椅子拉开。

    侍者因为没有听到顾书尧撤菜的吩咐,多端了一瓶红酒、一份牛排和三只高脚杯过来。

    殷鹤成看了眼多送来的红酒一眼,也没说什么。侍者为他们三人倒好酒,何宗文率先站起来,敬殷鹤成:“这次我和书尧在乾都的药厂都多亏了殷帅,十分感谢。殷帅鸿西口一役我也有所耳闻,实在佩服你的魄力和胆识。”

    殷鹤成站起来,抬手和何宗文碰了下杯。

    顾书尧其实已经自己喝了几杯,她拿过手边的红酒,也站起来:“少帅,我也敬你,你是当之无愧的优秀将领,谢谢你保卫我们的国家,谢谢你救恒逸出来,也谢谢你的大度。”说着她将杯中的红酒一口饮尽。

    喝得有些急,她稍微有些醉意,看着他说:“我准备了五十箱西药,临走前都送给你好了,就当是……对你的感谢。”她感谢了他很多,不仅感谢他保家卫国、救何宗文,也感谢了他痛快与她解除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