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第 119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书尧隐约觉得情况不妙, 又去拨布里斯在乾都的电话,然而结果之前那几通电话一样, 一点消息都没有。

    顾书尧将电话放下,自己安慰自己,或许是他们正忙着药厂的事情,因此没有接到电话。她人在盛州, 又因为事关磺胺, 也不好胡乱打电话。

    乾都的药厂既然无法供货, 便只能靠着盛州药厂经济生产, 然而要在短时间内赶出一大批磺胺来,还是有些来不及。张团长原本准备将磺胺药和一批军需一起通过军列运送到鸿西口去,但因为磺胺药供给赶不上进度, 只好让军列先开,磺胺药的运输再议。

    然而这几天,鸿西的炮火并没有停过, 日本人似乎下定了决心要拿下鸿西。

    一百公里外的盛州城听不见炮火的声音,闻不到硝烟的气味,顾书尧却觉得每时每刻都是煎熬。

    那一边, 鸿西口因为连日的交战, 不少将领和士兵负伤, 先前的那二十箱磺胺药远远不够用。

    三天后的下午,第一批磺胺生产完毕, 共计五十箱。只是现在药虽然生产好了, 但是需要想办法送过去。现在, 张团长已经不在盛州了,他走的太匆忙,没有继续安排人负责这批磺胺药的运输。

    顾书尧没办法,索性去北营行辕去近卫旅找人,张团长走了,只有一位叫王兴的副团长在。好在王兴曾经在殷鹤成身边见过顾书尧,便直接让顾书尧进来了。

    王兴听顾书尧说明来意后,表示可以再派军列运输,但是必须要先请示少帅。

    顾书尧就在一旁等着他给鸿西口的指挥部打电话,然而不知为什么,王兴打了许久都打不通,他原以为是线路出了问题,于是叫来通信兵维修。

    然而通信兵检查了一会后,紧皱着眉头跟王兴汇报:“副团长,应该是鸿西口那边的通信断了。”

    “断了?”顾书尧几乎和王兴同时开口。

    “可能是受两军交火的影响,您知道,战地的信号一向不稳定……”

    “王副团长,现在该怎么办?”顾书尧望向王兴,“信号中断是不是代表双方交火已经到了非常激烈的地步,那应该更加需要西药是不是?所以可不可以尽快将这批药送过去?”

    王兴任副职任久了,很少自己拿主意,他望着眼前的燕北地图出了会神,还是摇了摇头:“顾小姐,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少帅之前没有跟我吩咐过运输西药这件事,何况鸿西口那边的战况现在不清楚,盛鸿铁路的战况也不清楚,军列现在不能贸然开过去,要不再等等,等鸿西口那边信号恢复再说。”

    指挥部这边信号中断,然而在这个时候却突然有士兵进来汇报:“报告副团长,刚刚得到消息,日本又有往鸿西口增兵的动向。”

    听着士兵跟王兴汇报,顾书尧如坐针毡,她知道不能再等下去,鸿西那边已经连着打了好几天仗,那二十箱磺胺药是远远不够的。现在日本增兵,鸿西口的战况只会愈发激烈。

    她突然想起一年前陪殷鹤成在林北看到的场景,因为缺乏麻醉药和抗生素,连殷鹤成都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甚至会因为感染丢到性命。

    她想了想,对王兴说:“王副团长,要不这样。如果不能走铁路,我们就通过公路将这批药运过去,五十箱西药两辆军需卡车就够了。”

    可王兴还是犹豫,他并没有收到少帅派他往前线运药的命令,何况顾小姐只是一个女人,她哪里懂这些,“信号中断应该只是一时半会的事情,我也不好擅做主张,毕竟那是前线,您要不再等等?”

    顾书尧坐在王兴的办公室又坐了一刻钟,可还是没有消息,一分一秒在流逝。

    顾书尧明白战场上的每一秒都会有人负伤,她实在坐不下去了,直接站起来对王兴说:“王副团长,我也不为难您,这样吧,我药厂还有卡车,我自己带几个人走公路送过去吧,就不麻烦王副团长了。”

    王兴连忙也跟着站起来,他原本还想劝顾书尧,但她去意已决不是他能拦住的。王兴以为顾书尧只是说说而已,也没有放在心上,就由她去了。

    顾书尧一回到药房便开始安排往鸿西口送药的事情,然而谁都是爹生娘养的,都没理由白白上前线做这种有送命风险的事。最后只有两位司机主动答应,顾书尧也不勉强他们,索性带上枪亲自去鸿西送药。

    许长洲知道这件事后,匆忙从医院赶过来,“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能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可顾书尧已经做好决定了,只要下定决心的事情并不是其他人能够能够改变的。此时的鸿西口于她而言,就像是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无形牵引着她争分夺秒地赶过去!或许在上一回,她就应该在鸿西口站下车的。

    顾书尧走之前,去医院看了一眼姨妈,然后和两位司机一起开着卡车往鸿西口的方向赶去了,她害怕姨妈担心,没有道出实情,只说乾都临时有事,她要再回去一趟,然后便将姨妈托付给许长洲了。

    从盛州通往鸿西口的公路陡峭险峻,并不比铁路好走。从盛州开车到鸿西口至少要十个钟头,她出发的时候是下午五点,一轮夕阳正好从天边缓缓沉下,消失在崇山的另一侧。

    还好最近几天没有下雪,路面上并没有结冰,也没耽误夜间行车。按这个速度,十个钟头应该可以到鸿西口。两辆卡车在盘山公路上行驶着,天边是一轮皓月。

    时值隆冬,燕北的夜冷的出奇,顾书尧过了一件羊绒大衣,可冷气还是无孔不入地从她衣袖、领口往里钻。这几个钟头,她虽然被盘旋的公路弄得想吐,但一点睡眠都没有,她握紧了手中的枪,她必须时刻保持警惕,谁也不知道前面会遇见什么。

    凌晨三点钟的时候,鸿西口这边被炮弹炸毁的线路才恢复。在外面炮火连天的炮火声中,殷鹤成在前线指挥部里接到盛州北营行辕打来的电话。

    是王兴打过来的,他向殷鹤成汇报:“顾小姐到前线给您送要来了,下午五点钟的时候出发的。”王兴原以为顾小姐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后来得到消息,居然是真的去了。

    殷鹤成听王兴汇报完后,拿着听筒出了片刻的神。任子延在一旁,疑惑问道:“雁亭,怎么了?”

    殷鹤成没有回答,皱了下眉即刻将听筒放下,直接带了人从指挥部快步走了出去。

    任子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忙去劝,“两边都正在开炮,你刚刚已经到每个团巡视过了,现在还出去干什么!外头不安全!”

    那一边,开了不知多久,她终于听到了远处的炮火声,此起彼伏的,夜晚的天空时不时因为爆炸而如同白昼。

    司机连忙看了一眼顾书尧,“顾小姐,现在该怎么办?”

    虽然是两军交战,但是他们是从盛州过来,靠这侧的定是盛军。顾书尧看了眼战况,说:“不要开过了,就在这边。”

    不一会儿,炮声终于停下了,卡车往盛军指挥所的位置又开了一会,保持了一段距离后便先下车。她是要找到一个盛军的士兵便可以让他带她去见殷鹤成。

    正好趁着现在双方临时停火,顾书尧跳下车,带着司机沿着盛军这边修好的壕沟走,枪炮无眼,挨着走便要安全得多。

    她原本是想找盛军士兵的,哪知没走几步便看见不远处一个穿着藏蓝戎装的熟悉身影正朝这边走过来。

    不知是一种什么感觉,她从来没有觉得他有这么亲近过。然而就在她走向他的前一瞬,他却已经朝她扑过来了。

    “砰”地一声巨响,耳膜都要被震碎,一颗炮弹就在他们身边不远处爆炸。

    这是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事情,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残酷,顾舒窈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只感觉到那一个瞬间她突然被人推到壕沟的上,而那一个推她的人紧紧护在她身前,用自己的身体给她筑起一道防护。

    好在殷鹤成也没有什么事,他甚至比他先反应过来。他们依旧紧紧挨着,只是他眉头紧锁,看向她的眼神里带着怒气。他沉声问她,“你怎么来了?不要命了么?”

    夜很黑,远处的火光倒映在他的眸中,映出晶莹的亮光。

    他的戎装大衣上落了满身的土,额头上还有新鲜的擦伤。她望着他的眼睛,突然有些哽咽,“我来给你送磺胺,之前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