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第 115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书尧刚说完, 那个人虽然没有回头,但是闻声脚步也停下了。

    港口的风很大, 他在风中站着,穿的是一身深灰色西装,在夜色里背影被勾勒得愈发英挺。

    顾书尧见她停步,深吸了口气, 直接走上前走到他身边。他仍看着前方, 只用余光扫了她一眼, 语气是冷的:“有什么事么?”

    她看了一眼周围, 虽然都是他的人,但还是担心人多耳杂,毕竟事关一大批磺胺药。她想了想, 看了前面他的车一眼,平静道:“去车里说吧。”

    听她这么说,他稍微愣了一下, 低头看了她一眼。他没有回绝,直接带着她往汽车那边走。

    黄维忠和侍从官们早就在车旁候着了,见顾小姐跟着少帅走过来, 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 而少帅的脸色也并不是那么好看。

    即使关系僵持, 他还是有他的风度,亲自替她拉开车门, 让她先进车厢。

    车厢里光线很暗, 透过车窗玻璃, 隐约可以看到货轮上的灯光。车厢里就他们两个人,他坐在她的旁边,目光投向窗外,口气冷淡:“想说什么?”

    她说的那些话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句句剜心,他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

    她看得出他不想与她多说,想了想,索性直奔主题:“殷鹤成,你需要磺胺药么?”

    他闻声顿了一下,回头瞥了她一眼,“你说什么?”

    “磺胺,抗菌药。”

    他没有听错,她说的磺胺就是如今他紧缺的抗菌药。

    她也没有跟他全盘托出,将她当初对方中石的说辞又跟他重复了一遍,“我在法国的时候认识了几个朋友,研发出了新型磺胺药,如果你需要,我可以让他们卖给你。不过有一个前提。”她刻意停顿了一下,看着他的眼睛道:“你必须和日本划清界限。”

    他没有回答好与不好,却忽然转过头来,直接盯着她看:“你到底是什么人?”

    果然,她今天的表现还是让他起疑了,毕竟一年多前,她还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乡下小姐。如今又是德文、西班牙语,又是磺胺药的,任谁都会起疑。

    然而顾书尧并不避讳他的目光,抬头望向他只缓缓说了三个字,“中国人。”她的眼中有浅淡的笑意,声线也是平静的。

    他微微敛了一下目,也没有对她的这个答复做出评判。他忽然想起大约是一年前,她在燕北大学的礼堂演讲,他至今还能回忆起从礼堂的广播里传出的她的声音。当时,如果不是他即时制止,她或许已经丢了性命。可也是在那个时候,他挨了她一耳光,那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打他。

    顾书尧见他没说话,又接着道:“如果你能答应这个条件,乾都城里目前有二十箱现货,我明天就可以派人给你运过来。”

    她说完便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她还是愿意相信他的承诺,与他相处下来,他从前答应她的事情,他其实都做到了。

    殷鹤成从口袋里翻出一支烟,点燃抽了两口,突然回头来看她:“二十箱远远不够,一场几千人的战役打下来,这些药就已经不够了。”

    的确,和日本人打起来哪里只是一场上千人的战役?即使是将侵略者赶出国门,打仗也是一件残酷的事情。

    他虽然没有正面回答她,可他这样说便已经是在答复她了。

    她生产磺胺的设备已经运往盛州了,以后盛州的药厂也可以生产,过几天顾书尧想到这对殷鹤成说:“放心,以后可以持续供给,这种新型磺胺药产量要比从前的高很多。你放心这批药的纯度、质量都是可以保证的,当然你也可以请人检测。”

    殷鹤成点了一下头。

    他们的对话没有预期的尴尬,反而像是在一本正经地谈论正事。她喜欢这样的感觉,虽然没带什么情感,但感觉得到了尊重。不像一年之前,她在他面前更像是一个玩意。

    殷鹤成明天才回燕北,她今晚回去准备便好。磺胺药说好送去火车站,明天正好放在殷鹤成的专列中运回去。价格虽然一时半会没有谈,但她也明白他不是个会在金钱上亏待别人的人。

    他是个话少的人,他们这样便已经算谈好了。

    既然结束了,她也该走了。布里斯那里有车,过会可以直接将她送回去。顾书尧将她那侧的车门拉开,刚准备出去,却听见身后有人开口:“没想到你也愿意和我做这桩生意。”他的声音冷冷的,还带了些嘲讽。

    听他这么说,她愣了一下。她卖给他的是磺胺,是救命的药,而她曾经说过她希望他能早点死的狠话,她也不确定他是不是这个意思。

    她回头去看他,他的视线也落在她身上,正好和她交错,不过转瞬又移开了。他偏过头将烟头按灭,吩咐黄维忠去了。

    黄维忠正好看见顾书尧从殷鹤成车上下来,从前她和少帅的关系他还能看懂个几分,如今他已经完全不明白了。这两个人怎么想的,他都说不清楚。

    顾书尧回去的时候,布里斯已经在车上等她了。布里斯因为赚了一大比中介费,心情格外的好,“这种军火生意,一年只要做上几笔,别的什么事都不用做了。这回我一定好好请你的客!改天再把何公子叫上,真是白便宜他了。”

    布里斯发的其实是中国的国难财,但说到底,他只是一个法国人,他做的事情也是在帮中国,也无可厚非。据她所知,中国其实也有中国人的兵工厂,就像盛军、乾军内部其实也是有的,但是造出来的军备还是远不如外国的先进。以往乾军手底下的装备其实也是在那几个外国军火商上买来的。而如今,临时要备起战来,即使加班加点生产也来不及。

    顾书尧想了想,笑着对布里斯说了声,“好”。她说话的时候,汽车已经开动了,就跟在殷鹤成车队的后面。

    那边的货轮也已经起航,这边港口数辆汽车一同朝乾都城驶去,从上空俯瞰,还可以看到成列的汽车灯光。不过刚进入乾都城,那条浅橙色的光影便分流了。

    布里斯突然想起什么,问顾书尧:“你刚刚跟少帅说了什么?”布里斯向来不喜欢管别人的私事,因此殷鹤成和顾书尧的关系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但是这回他也好奇,这位书小姐似乎认识少帅。

    顾书尧之后还需要布里斯的帮助,便也没瞒他,“我准备将磺胺药卖给盛军。”她只能卖,毕竟生产成本在这里,殷鹤成的军费和她的那些钱想比,自然是多得多,小菩萨何必去接济一尊大佛?

    “磺胺?”布里斯倒愣了一下,虽然他一直在帮着顾书尧办药厂,但是他也不知道她这批药究竟是要卖给谁?没想到还是卖给了盛军。说来也巧,从去年开始他就听说盛军一直在想着采购磺胺。他认识一个德国佬就是再卖这个,当时还被殷鹤成叫去了,但后来牵涉到盛军里的一些关系,德国佬为了保命赶紧跑了。

    顾书尧先回的药厂,因为下午有人跟踪的缘故,布里斯不放心,陪她一起回去的。连夜将二十箱磺胺药装上车,天一亮便运往乾都火车站。这二十箱磺胺药是下午便打包好的,谁都没注意到有一箱药里少了几小瓶。

    顾书尧一宿都没有睡,回到乾都的公寓后,倒床便睡了。直到十一、二点的时候听到电话铃声响才起来。

    是姨妈打来的,顾书尧原先还以为是药房的事,听姨妈一说才知道是她即将临盆了。昨儿夜里以为要生了,连夜里送到医院去,结果只是虚惊一场。姨妈对生产这件事很害怕,特意在医院里给顾书尧打的这通电话。许长洲虽然对姨妈很好,忙完了便陪在她身边,但药厂那边正忙,他的时间也不多。她身边虽然也有佣人伺候,但还是少了个说话的人。

    孩子临盆的日子一天天靠近,她也越来越担心起来。

    按照现代的说法,姨妈也算是高龄产妇,生起孩子来要危险些。姨妈虽然在电话中没有让顾书尧回去,但她还是打算回去一趟。许长洲两头都忙,盛州的那边的药厂她也该去看看了。

    孩子出生应该就是这两天了,那个时候她能陪在姨妈身边自然是最好的。顾书尧挂完电话后,又接到何宗文的电话,她将她准备回盛州的主意告诉了他。

    电话那头,何宗文听她有些急切,虽然他内心深处还是不太希望她回盛州,但他知道她是个有主见的人,便说:“我让司机今天就送你过去?要不明天我跟父亲告了假,我陪你一起。”

    顾书尧婉拒了他,她也就回盛州一趟,没必要这么麻烦,而且这个年头汽车远没有火车快。她一个人坐火车去便是了,她记得每个月的这一天,下午正好是有去盛州的火车。

    她只交代何宗文让他和布里斯一起留意乾都的药厂。

    这年头坐火车票价贵,从乾都到盛州得要三千元,因此坐火车出行的人并不多。火车票也不预售,得临时去买。

    顾书尧收捡了行礼,匆匆赶往火车站,哪知刚到售票处,便听到人说今天去盛州的火车推迟到夜里了,但并没有告诉原因。

    又要耽误时间,顾书尧在候车处等了一会,实在闷得慌便往外走。与其这样等着,不如晚上再过来,哪知她走到马路边上,便有一列汽车车队开过来。

    顾书尧远远一看,觉得像殷鹤成的车。不过她也意外,殷鹤成怎么还没有回去。

    果真那列车队在她跟前停下,黄维忠走下车来,喊了声,“顾小姐”,又将一侧车门打开,“少帅叫您进去。”

    他找她什么事?顾书尧钻进车厢一与他交谈才知道他误会了,他还以为她是为了磺胺药的事情有事找他。

    “磺胺药你的人已经装上火车了,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见他打量她的皮箱,她也不瞒他:“我姨妈要生产了,我回盛州去陪着她。”她看了眼手表,“不过火车不知道什么原因推迟了。”

    他默了一会了,忽然说:“我正好也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