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第 91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去法国?突然听何宗文这么说, 顾舒窈愣了片刻, 她其实已经没有想过出国留学了。虽然这个年代留学, 最快可以在四年内同时拿到本科、硕士学位, 但也要好几年。

    顾舒窈明白, 眼前这个局势再这样下去, 等她几年后回国, 那些她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或许都已经发生了。

    虽然有这样一句话,“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可她身为一个从百年后到这个年代来的人, 她没有资格去独善其身,没有资格一个人远渡重洋然后对大洋彼岸的炮火硝烟置之不理。

    何宗文见顾舒窈没说话,也没有再说什么。

    曾庆乾对何宗文说:“何老师,你说的那个奖学金的事情?我要不要跟孔教授再说一遍?”

    何宗文对此事倒很有把握, “你很优秀,应该不成问题,到时我再帮你去学校提申请。而且我有朋友在法国当公使, 我给他写封信过去,推荐你去法国留学。”说着,何宗文回过头来又对顾舒窈笑了笑,道:“上次去法国的签证就是托他帮的忙,我和他交情不错, 他正好去法国当公使,倒也是巧。”

    顾舒窈自然听得出何宗文话中的意思,多么巧合的事情, 多么难得的机会。

    听到何宗文说起“法国公使”,曾庆乾突然扬了下眉,惊讶道:“何老师,你说的是不是曹延钧先生?”

    何宗文点了下头。

    曾庆乾的眼中带着钦佩,“我听孔教授提起过他,十六岁留学美国,二十四岁念完博士才回国,三年前还和英国就文疆问题谈过判,很厉害的一个人!”

    顾舒窈看他们两的谈话,曾庆乾已经下定决心去法国了。也是,曾庆乾在燕北大学一直是学生运动的领导者,虽然这次殷鹤成将他放了出来,并不代表殷敬林以及日本人以后不盯着他。与其再被抓起来,出国留学是更好的选择。

    赴法国留学,虽然物价和学费都比英伦要低,但也不是曾庆乾的家庭能负担的。好在燕北大学的一位创办人设立了一项奖学金,支持优秀学生赴国外留学。

    顾舒窈先带着何宗文回了复兴大药房,让大夫先给他开了几服药。

    到药房的时候,许长洲也在,见顾舒窈扶着何宗文进来,并不意外,连忙安排大夫过来。

    许长洲之前帮着打听何宗文的事,对何宗文的背景以及书社发生的事都了解得差不多了。

    待大夫将药开好了,顾舒窈便和伙计一起去帮何宗文捡药。

    何宗文因为在监狱里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患上了肠胃炎,不仅恶心呕吐得厉害,人也瘦了一圈。

    顾舒窈捡药的时候出了神,她原想和司机一起送何宗文回他的寓所,可是何宗文病得也不轻,一个人回去住,连个替他煎药的人都没有。若是给他派个佣人过去照顾,他那又是一居室,佣人根本住不下。不过顾舒窈一想到这,也暗自佩服何宗文,他再怎么说也是副总理的公子,从前什么富贵日子没过过?如今却也能忍耐这样清贫、拮据的生活。

    食过膏粱却仍咽得下糟糠,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

    待顾舒窈拿着药走回去,发现许长洲已经在那边和何宗文聊了许久了,顾舒窈听见许长洲对何宗文说:“要是何先生不嫌弃,可以到蔽舍暂住一段时间。我家离药房也近,抓药煎药都方便。”许长洲又何宗文分析起来,听上去倒是头头是道,何宗文一直一个人住,这段时间一直空着,想必家里灰都攒了不少,根本不适合他一个病人现在回去住。而且许长洲还听说,这几天警察厅的人还是每天都到众益书社那边去,何宗文是众益书社的副社长,日本人一直对众益书社的报纸耿耿于怀,免得他回去之后自投罗网。

    顾舒窈听到许长洲竟会邀请何宗文去他家住有些意外,不知道短短十几分钟他们究竟聊了些什么,竟然这么投缘。

    许长洲现在和姨妈一起在法租界另外置办了一套洋楼,顾舒窈为了躲避警察厅的人,目前就借住在那。

    何宗文如果去许家洋楼住,有佣人帮忙伺候着,比他一个人待在寓所里好得多。而且他之后和曾庆乾去法国,中间这段过度的时间正好可以在许家洋楼避一避风头。

    何宗文只道了声谢,并没有急着答应,原想拒绝,顾舒窈也劝了他一句。过了一会儿,何宗文才对许长洲道:“那真是叨扰了。”

    “哪里,哪里。”许长洲连忙道。

    许长洲其实也另有打算,他一直听妻子担心这个外甥女的婚事,她现在正是适婚的年龄,但之前因为和少帅有过婚约,又不清不白在一起很长一段时间,再想嫁个好人家的确是难。

    而许长洲已经打听到了何宗文的身份,长河政府副总理家的公子,现在不过是和家里有了些矛盾,才落到如此地步。

    骨肉亲情,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在许长洲看来什么断绝关系是不可能的。现在趁着何宗文落难,撮合他和顾舒窈倒是一幢好姻缘。许长洲再怎么说也经了这么多年商,最掂得清利弊。

    许长洲的洋楼有三层,卧室主要都在二楼,许长洲替何宗文安排的卧室就在顾舒窈边上。

    因为近,顾舒窈时不时会去何宗文卧室看他,不过都是在何宗文醒着的时候,而且为了避嫌,她每次都会先敲门,还是和佣人或者张姨妈一起进去。

    曾庆乾也过来找过何宗文,和他谈论的都是赴法国留学的事情,似乎曾庆乾在燕北大学申请奖学金留学的事情很顺利,已经在着手办理护照和签证了。

    曾庆乾和何宗文谈话的时候,顾舒窈在一旁,曾庆乾也劝顾舒窈:“书尧,你语言天赋这么强,不去国外深造可惜了。何况日本人也一直在找你,虽然你之前在学校一直用的“舒窈”这个名字,但也不一定保险。到时候我们走了,你一个人留在盛州该怎么办?”

    顾舒窈却依旧摇头,虽然想着他们不久后就要远渡重洋,心里面也稍微有些触动。曾经的她去过国外很多地方,如果去除一些因素,她其实并不排斥出国。

    不过她并不是坐以待毙,而是一直在准备着购买磺胺的事情,这些天的遭遇已经让顾舒窈明白,身为一个学生还是太单薄了。如果想去左右战争或者是左右局势,总得要有一定的资本。

    而对她而言,抗菌药会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因为在战场上,抗菌药就是救命药,也间接决定了战事的成败。

    这段时间她找过布里斯一趟,还是有关磺胺的事情。虽然布里斯告诉她那个德国佬愿意卖一批纯度不高的磺胺粉给她,但是开出的价着实吓人。顾舒窈不过是想买十箱磺胺,可她一算,即使把她的药房全抵押出去,也不够那些钱。

    顾舒窈知道。磺胺的药效在一百年后其实很一般,医院里用的最多的抗生素并不是它。而如今外国人仗着这世上还没有别的抗菌西药,便狮子大开口起来。

    遇上这样的状况,顾舒窈突然想起青霉素来,如果能发明青霉素,并实现批量生产,那么眼前这些问题便迎刃而解了。

    可目前民国的教育重文轻理,一些学科更是还没有起步。顾舒窈不知道目前国外是个什么状况,便与布里斯交谈了几句,顾舒窈也不好直接说青霉素,只问布里斯其他抗菌药的研制情况。

    然而布里斯似乎对这一块也不是太清楚,他只做已经生产出来的药的买卖,其余药的研制情况,他并不清楚。

    不过布里斯也告诉告诉顾舒窈,说何宗文曾经从法国运过运过一些书籍回来,许多都和技术与生产有关,说不定那些书里会有记载。

    虽然顾舒窈记得,青霉素的发明要比现在晚许多年,而且第一个发现它的人是英国人,但顾舒窈还是抱着尝试的态度,专程去何宗文的寓所里找到了些有感病理科学的书籍。

    何宗文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也十分配合,他已经渐渐康复,每天都花了一定时间去读书看报,因此他主动在一旁帮着顾舒窈查阅。

    倒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顾舒窈虽然没有找到青霉素这样完全一致的描述,却真的有看到有法国人在研究一致类似青霉素的药的记载!

    有一位法国科学家发现了一种能抑制细菌繁殖的霉菌分泌物。但是因为一直无法提纯,这位科学家的研究之前便进入了瓶颈,他的研究也没有收到学术界的重视。

    顾舒窈看完后,将书递给何宗文,然而何宗文是一只知道这件事情的,他的一位朋友正好在巴黎的这个实验室里,不过一直都没有结果,他那位朋友连同导师都对这项新的发现渐渐失去了热情。

    突然事情有了眉目,顾舒窈十分高兴,何宗文倒是很久都没有在她脸上看到过这么多笑容了。她一笑,他也跟着心情舒畅了起来。

    然而与此同时,顾舒窈去何宗文寓所的事情已经落入了另一个人的耳中,因为现在局势复杂,他一直派人暗中盯着顾舒窈这边。不过这几日传来的消息一个比一个让人觉得惊讶,譬如何宗文和顾舒窈都住在了顾舒窈新姨父的洋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