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怒火中烧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订阅不到60%的话,只能等72小时再看啦~微博:焦尾琴鸣  看来是他小瞧她了, 原来她还记着戴绮珠。当初她不知是从哪听到了戴绮珠的名字, 仗着有身孕在帅府闹得天翻地覆。那时他正忙着剿匪,一回到帅府就要被她纠缠, 索性后来就宿在官邸了。

    和殷鹤成相比,顾舒窈也的确更在意那个女人。如果没有猜错, 她应该是顾小姐见过的最后一个人。顾小姐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现穿越这样离奇的事情, 她觉得或许可以在她身上找到答案。

    只见狐裘女人仍举着伞站在汽车旁,并没有进来的意思,而她的目光停留在顾舒窈和殷鹤成身上。从她的穿着,还有同殷鹤成的关系, 顾舒窈判断她应该就是报上说的那位姓戴的女秘书。装扮入时、谈吐优雅,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这样的女人和从前的顾小姐千差万别。

    可能是发现顾舒窈在盯着她, 狐裘女人冲着她优雅一笑, 随即低头避开她的视线, 转身打开车门,准备收伞上车。

    顾舒窈担心她就此离开, 连忙喊道:“小姐,等一等,我有话想和你说。”

    许是狐裘女人没有料到顾舒窈会喊她, 一时错愕, 拉开车门的手顿了顿, 惊讶地回头看向顾舒窈。顾舒窈毫不避讳, 朝着她礼貌地笑。

    顾舒窈的笑并无恶意,可狐裘女人脸上突然多了几分惊惶,一双眸子转而望向殷鹤成,像是在寻求庇护。她这个样子与顾舒窈记忆中那个骄傲的模样判若两人。她真的有这么怕么?是心虚呢,还是成心在殷鹤成面前装模作样?

    殷鹤成虽没说什么,可他眼风一扫,司机便立即会了意,发动引擎带着狐裘女人离开了。这摆明了是在袒护那个女人,顾舒窈又急又气,想走过去拦车。

    握在她手臂上的那只手却突然用力,带着不允抗拒的强势,“去哪?”

    他素来喜怒不形于色,即使到这样两相僵持的地步,他的语气依旧只是冷淡,并不粗鲁。

    汽车行驶的声音越来越远,顾舒窈试着从他手中挣脱,可是他力气大的吓人,完全不容她抗拒。

    “我过会就走,你好自为之。”他敛着目将手松开,不再去看她,转身阔步走入大门。

    等他放开她,顾舒窈再去看,汽车已经开到帅府围墙那边去了,只剩下黑色的剪影掩映在一排参天的古木中。

    既然狐裘女人已经走了,不能再让殷鹤成走,两件麻烦事总得解决一件。

    顾舒窈走进大门的时候,殷鹤成在走廊上,还没进客厅。他身量高,步子迈得大,顾舒窈连忙追了上去,袄裙上挂着的禁步叮当作响,她不去管,朝着他的背影喊:“殷鹤成,你等一下。”

    殷鹤成稍稍敛目,她起初叫他少帅,后来又故作亲昵地唤他雁亭。殷鹤成?他微微一愣,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样直呼他的名字了。

    顾舒窈并没有名和字的概念,在现代的时候,她们年轻的同事之间都是直接叫名字,所以并没有察觉到不妥。

    她见他的步子放缓,赶紧小跑着到他跟前站定。因为走得急,呼吸还稍有些喘,“殷鹤成,你等一下,我也有话要跟你说。”她又这样叫了他一遍。

    她说完抬头去看他,走廊上只有柔和的壁灯,他背着光站着,橘色的光拢在他戎装上,勾勒出好看的身形,有军官特有的英挺,却看不清楚他的神情。

    “你说。”他不紧不慢地开口,语气像是在和下属谈公务,而不像面对一个曾怀过他骨R的未婚妻。

    他虽然是军官,待女人却一向算有风度,从不粗言相对。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风度其实更加伤人,让人觉得似乎你连让他动怒的资格都没有。若是此刻站在殷鹤成面前的是从前的顾小姐,肯定心如刀绞。可顾舒窈不同,殷鹤成的平静反而给了她底气,她从来就是个理性的人,喜欢把事摊开了说个明白,“殷鹤成,我想和你……”

    解除婚约四个字正准备说出口,六姨太突如其来“哎呦”了一声,“我就说听见雁亭回来了,又不见人进来,原来是他和舒窈两个人躲在走廊说悄悄话呢。”

    走廊能清楚听见客厅里洗牌的声音,他是被六姨太喊回来侍疾的,可他似乎也不计较,和六姨太心照不宣地寒暄了几句。六姨太虽然是殷鹤成的庶母,但说起话来更多是客套。

    寒暄完,殷鹤成虚揽着顾舒窈往客厅走去,顾舒窈和他暗暗较劲,试着将他的手拿开,他面上依旧平和,却没容她挣扎,反而揽得更紧了。

    客厅里除了老夫人,都连忙起身迎接他。陈夫人看到殷鹤成与顾舒窈一起进来,眼角眉捎都是掩不住的笑意。

    六姨太跟着进了门,笑道:“他们刚刚还说想一起做什么来着。”六姨太素来是风趣的人,平平常常的一句话,到她嘴里也无端生了暧昧,引得满堂宾客掩着嘴笑。

    顾舒窈不太高兴,她话说一半被打断,要不是陈夫人、老夫人她们都在,万一收不了场牵涉到太多无辜的人,她并不想站在这和殷鹤成扮什么“眷侣佳偶”。

    她和殷鹤成靠得极近,近到可以闻道他身上的烟草香味。顾舒窈不太喜欢这样近的接触,皱着眉睨了殷鹤成一眼,他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面上挂着妥当的笑,游刃有余。

    她觉得好笑,所谓风度,说到底不过是虚伪。

    那些高官夫人们也都是识趣的,跟着在一旁称赞附和,大地说他们很是般配,活生生一对璧人。

    殷老夫人是个好面子的人,看着一表人才的长孙回来,又听了些赞美的话,明明喜笑颜开,却故作生气,“雁亭,你还知道回来啊。”

    殷鹤成笑了笑,“我早就想回来看看了,可乃乃您知道的,今年又是剿匪,又是训练整顿,打年初起就没几日得空的。”

    老夫人最烦他这一套,整日忙忙忙的,她的曾孙还要等到什么时候,于是吩咐道:“你好些时日都没回家了,正好得了空,赶明儿带着顾小姐到盛州城里转转。”

    “应该的”,殷鹤成低头望了一眼顾舒窈,满口答应。不过一眼,他的目光又转向红光满面的老太太,然后环视了一周宾客,笑着道:“乃乃,不过今晚我还有会议要开,得马上赶回北营行辕。各位夫人,今日恕雁亭不能奉陪,怠慢了。改日我请大家听戏赔罪。”

    顾舒窈想起他刚才说的“我过会就走”,想必这场“鸿门宴”他一开始就料到了。不过,想着他不留宿也是件好事,暗暗高兴。

    殷老夫人急了,突然拉过一旁第三集团军殷军长的夫人道:“你问问你叔娘,你叔父有和你一样这么忙的么?”

    老夫人本想去堵殷鹤成的话,哪料到殷夫人悻悻开口:“嗳,忙啊!整宿整宿不着家,不知道忙些什么。

    殷夫人一直活得迷糊,近几年身材也疏于打理走了样,老太太恨她不灵泛,剜了她一眼,又对殷鹤成道:“反正今儿个你就是不准走了!连着好久连你影子都见不着,现在回来了片刻就要走,哪有这样的事?!”她顿了顿,沉声问:“对了,你父亲你去看过了么?”

    “还没有,过会准备上楼去看看。”

    六夫人本在玻璃窗前边张望边踱着步,忽然接话道:“司令一个钟头前刚刚喝完药歇下。”

    殷鹤成说:“无妨,我看一眼便好了,父亲的病总不见好,我给父亲联系了一位德国医生,专治中风的,下次请他过来看看。”

    正说着话,佣人过来问六姨太何时开席,六姨太看了眼窗外,对老夫人道:“不知道怎么搞的,梁夫人两个钟头前就出发了,怎么这个点还没到。”

    殷老太太稍有些不耐烦,可话也是笑着说的,不轻不重:“不等了不等了,我这把老骨头打牌打得浑身都麻了,来迟了错过了她们的损失,不能让大伙儿跟着等,开饭吧。”

    殷鹤成突然道:“梁夫人应该比我先到才对,她也是从行辕那边过来的,梁师长的车临时都派出去了,我让司机送的她。”

    她话音刚落,一个侍从官慌忙地跑到客厅门口,立定敬礼,“报告!”看那侍从官眉头紧锁,许是出了什么事。

    “什么事,说。”殷鹤成走了过去,问道。

    顾舒窈记得,以前顾勤山和罗氏每次从帅府要到钱之后,都会再给顾小姐稍稍置办一点首饰。罗氏还真是个精明人,舍得拿出些小恩小惠来,却把账算在顾舒窈头上,借着她与殷鹤成的事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殷家要钱,这把她当什么了?

    顾舒窈知道,顾小姐这哥哥嫂子贪得无厌,想让她做一棵长久的摇钱树,自然是不会同意她解除婚约,可偏偏在那个时代,她的婚事自己根本做不了主。也难怪她那次与殷鹤成摊牌,他根本就不当回事。

    还不如趁着这机会,和这兄长嫂子早早撇清干系,将来解除婚约也少了重阻碍。

    顾舒窈稍稍推开还赖着自己的罗氏,冲她嫣然一笑,明知故问:“嫂子,你们是来帅府要钱的么?”

    罗氏哪能承认,那张哭啼的脸微微一僵,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般,慌忙否认:“舒窈,你是不是糊涂了,我们怎么是来要钱的,我们可是来给你讨说法的,你人还没嫁过去,怎么胳膊肘竟往外拐。”

    顾舒窈点了点头,又抬头望向殷鹤成,“你听见了吧,他们不要你的钱。”

    从前的顾小姐夹在这中间,得不着便宜还得受委屈。顾舒窈自然不干,她的语气不冷不淡,既断了罗氏的退路,还让殷鹤成难堪。她才说完,戴绮珠惊诧地看了她一眼,站在殷鹤成身后的任子延闻言眉毛也微微一扬,饶有兴致地抬眼去看顾舒窈,现如今敢这样当众扫殷鹤成脸的人怕是不多了,这顾小姐还真是有意思。

    殷鹤成的脸色不太好看,“既然这样,那更好。”说完就要走。

    罗氏急了,可刚才话已说出口,她现在又说不得什么,脸憋得通红。

    只是顾舒窈没料到她胆子大,竟准备上去拦殷鹤成。顾舒窈先一步扣住罗氏的手,笑着问:“嫂子,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罗氏一时情急,袖子一甩,气急败坏道:“你自己问问你哥,家里的药铺折了多少钱?赌桌上又输了多少钱?欠了多少钱?”

    戴绮珠听完勾唇一笑,骨气看来并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挣来的,话说的再硬气,也抵不住家里人扯后腿。殷鹤成转过身,吩咐戴绮珠先领着温特医生他们上去,只剩任子延和副官在一旁陪着他。殷鹤成刚回过头,却看见顾舒窈十分平静地将自己身上的耳坠子、翡翠镯子一件件取下,然后整整齐齐放在桌上,对罗氏和顾勤山道:“这些都是我从家里带来的,不够的话,我楼上还有,都可以给你们。”

    殷鹤成素来看不起她哥哥,也看不起顾家人,在他眼中都是些没骨气的。他蹙了蹙眉,将皮手套摘下给副官,微微偏过头去看她,那双月牙一般的杏眼中,眸光虽然淡淡的,却无比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