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矛盾重重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舒窈去找陈夫人的时候,陈夫人正在厨房里给张家两兄弟煲汤。顾舒窈昨天回来跟她大概交代了情况, 陈夫人看着侄儿子因为自己的事挨了打, 十分过意不去,亲自做了些东西, 准备过会去医院探望。

    阿秀也在厨房帮忙,见顾舒窈来了, 喊了一句, “顾小姐。”

    陈夫人回过头来,将汤盅的盅盖阖上,朝着顾舒窈勉强笑了笑。她虽笑着,却是一脸的疲惫, 看上去昨晚没有睡好。

    顾舒窈有些不忍心,却也没和陈夫人绕弯子,她小心看着陈夫人的脸色, 缓声道:“姨妈, 我有件事情必须和您说。不知道怎么回事, 苏氏打人以及我去警局的事今天都被人放到报上去了,连带着您跟陈师长离婚的事也被捅了出来。姨妈, 离婚这件事你从头到尾都没错,那些荒唐事都是陈师长和那个姨太太做出来的。不过,如果您实在觉得为难, 我现在就去报社, 我还认得几个人, 或许还有补救的办法。”

    陈夫人从顾舒窈手上接过报纸, 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眉头越皱越紧。

    顾舒窈看到陈夫人不说话,心里大概明白了,她跟陈夫人道:“姨妈,别担心,我这就去那家报社看看。”说完便准备走。

    哪知陈夫人突然叫住她,“舒窈,你等一下。”

    顾舒窈回过头,陈夫人极其镇定地开口:“这件事已经到这份上了,我知道好聚好散怕是不可能了,我其实已经看开了,就算闹大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只是……你下个月就要和少帅成婚了,姨妈不愿意你总是参与进来。”说着,她突然抬眸,握住顾舒窈得手,嘱咐她:“舒窈,你现在就回帅府。”

    既然陈夫人是这样想的,顾舒窈觉得好办多了,她笑着看向陈夫人:“姨妈,他们不只是您的侄子,也是我的表哥,平白无故被人打了,哪有袖手旁观的道理?而您又是我的姨妈,被人欺负了难道不应该讨个公道么?将来如果我遇到这样的事情,您也会来帮我的,是么?”

    陈夫人一时沉默了,她这个外甥女之前的日子并不好过,大着肚子连个名分都得不到,最后还被*着去跳江,她难道不生气么?她当然生气,只是不敢表露出来,而她眼前这个外甥女经历了这些之后,已然变得比她勇敢、果决。或许,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陈夫人叹了口气,便也由着她。

    顾舒窈决定再去报社一趟,既然这件事已经起来了,陈夫人也不计较,不如趁热打铁,将苏氏以前开过窑子,*着十三四岁的女孩子接客的事一并揭露出来,苏氏从前做了这么多恶,也该让她付出代价。

    顾舒窈也正想弄清楚报纸上那篇文章出自谁的手,等陈夫人煲好汤,顾舒窈便吩咐司机送她们出门。哪知她们刚走到洋楼前,便遇上了不速之客。

    一辆汽车就在她们跟前停下,陈曜东一身戎装从车上走了下来,他虽然也穿着盛军军官的大衣,可体态十分臃肿,还有一块衣领没翻好,瞧着邋遢得很。

    原来看上去差不多的戎装,穿在不同的人身上,区别竟有这么大。

    陈曜东自然也看见了顾舒窈和陈夫人,待着侍从直接朝她们走来,顾舒窈原本挽着陈夫人的左臂,陈夫人一看到陈曜东过来,右手不自觉地去握顾舒窈的手。陈夫人原本一直在等陈曜东过来,毕竟十几年的夫妻,她不相信他会这么无情,何况她还用离婚的官司*他。

    可他偏偏到这个时候才过来,又是这样的态度,她的心也真凉了。

    陈夫人离婚和苏氏喊地痞打人一事在盛州闹得沸沸扬扬,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即使他陈曜东亲自出面,警察厅那位周厅长也不敢贸然保释。

    陈曜东虽然在警察厅碰了壁,见了陈夫人却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陈曜东头微微扬着,半眯着眼打量陈夫人,“我倒是要看看你在外和哪个野男人在一起,老子不来找你,你还真不知道回家了!”

    他身后还跟着侍从,这种当众羞辱陈夫人哪里受不了,她一听到他这样说,立刻急了,“陈曜东,你少在这造谣!”

    陈曜东一看见陈夫人着急,反而脸上生出两丝得意的笑,他在外打了这么多年仗,有些招数女人自然不懂,比如如何先让对方先乱了阵脚,他才好有机可乘。

    他脸上的笑意尤在,却听见顾舒窈不紧不慢地开口:“陈师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姨妈就住在我们顾家,哪里来的野男人。再者说,您律师函该寄的寄了,该收的也都收了,现在只等着法院怎么判,住在我这里天经地义,没什么不妥当的。”

    “呵,我都听说了,她在你们顾家的药房帮着管账,一个女人整日抛头露面的,成何体统。”

    “抛头露面?”顾舒窈玩味似地重复了一遍,“在药房管账是正当职业,男人可以做,女人也未尝不可。不过您一定要说抛头露面、不成体统,您不如回家问问您那位西楼太太吧。”

    陈曜东被顾舒窈这句话气得发抖,他现在最讨厌别人跟他提“西楼太太”这四个字,当初不过是吴静怡坏了孕,他才风急火燎地带回家做姨太太。那女人确实有手段,又有身孕,哄得他心花怒放,他一高兴便要什么给什么。

    可现在回过头来静下心想想,他堂堂一个师长,随便纳几个姨太太也就罢了,哪有娶□□做妻子的?别人议论起来,他自己脸上也觉得无光。而这档子事正好又被眼前这两个人抓住把柄,还要告他重婚,要让他坐五年牢?

    陈曜东一想到这,气就不打一处来。他最讨厌女人在她面前得理不饶人,而这位顾小姐屡屡冒犯他,她虽然说不上尖酸刻薄,可总是能踩在他痛处上,又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更衬得他不堪。

    他早就受不了这位顾小姐了,如果她不是殷鹤成的女人,他一定一枪崩了她的脑袋,来挽回他身为一个军官的颜面。

    顾舒窈看见陈曜东生气,也不去激怒她,她明白他肯定是为了苏氏来的。顾舒窈想让苏氏受她应得的惩罚,不愿在这件事上与陈曜东纠缠,于是挽着陈夫人的手,从陈曜东身边走过,“陈师长,您那位姨太太的娘亲喊了一波人将我的表哥打伤了,现在就住在医院里,我和我姨妈准备过去探望,先走一步。”

    然而陈曜东是有备而来的,手稍一偏头,他身后几个侍从便拦住她们的去路,“夫人,顾小姐,失礼了。”

    “陈曜东,您这是什么意思?”陈夫人终于被陈曜东惹怒了。

    而这个时候,洋楼门前守着的卫戎也走了过来,先前顾舒窈与陈师长说的话,他们都充耳不闻,不过到这份上却也按奈不住,虽然什么都没说,还对他陈曜东敬了一个礼,可陈曜东自然明白他们的意图,也知道他们是谁的人。

    陈曜东皱了皱眉,不好接着发作,他其实也烦,一回陈公馆,他那个姨太太便寻死觅活地要他把她娘弄回来,明明是她们自己先动的手,如果不是看在他那两个儿子的份上,他压根就不愿意出这个面。只是他没想到,这顾小姐比他想象的要狠得多,他原以为苏氏大不了被拘上个几个月,哪知她们还翻苏氏之前的事来,那还是他之前和吴静怡刚认识那会,费了些工夫才帮着摆平的,这旧账要是被挑到明面上来,苏氏最少得被关上个三五年,有她的牢饭吃。

    吴静怡若是跟他闹上这三五年,陈公馆不得J飞狗跳,他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今天的报纸他一大早就看了,他看到的时候气坏了,可他听说这家报纸听说背后的东家还是乾都的谁,平日里总刊登些高官政要的高官新闻,也没人去管它。

    不过庆幸的是,报纸上还没有揭露出苏氏之前的那些案子来,还有还旋的余地。

    陈曜东想了想,终于放缓了姿态,斜着眼瞥了一眼对陈夫人道:“再怎么说,十几年的夫妻,有必要和老子闹成这样么?好聚好散,你不是一直想和我谈条件么?”

    “你想和我谈什么条件?”陈夫人直接应了声,往洋楼里走。陈曜东自然知道她话里的余地,虽然没谁邀请他,也还是悻悻地跟了进去。

    陈曜东开得条件很简单,先前他说的不许陈夫人再嫁的要求通通不作数,每月还另外给陈夫人五百生活费,不过需要她撤诉以及不再追究苏氏的事情。

    如果这样私下里协议离婚,撤诉是必然的,可不追究苏氏是什么道理,张家兄弟就白白挨打了么?她吴静怡的娘是人,她张素珍的侄儿子就不用当人看了。

    陈夫人出奇地果决,直截了当地拒绝。陈曜东瞧着陈夫人的态度,正着急,五姨太正好在这个时候走了进,“哎呀,真是巧,你们都在!老夫人才让人做了桌好菜,让我喊你们过去呢!”

    陈曜东立即会意,站起来应声道:“老夫人的好意怎么敢推辞。”说着又低头瞧了眼陈夫人,“走吧!人家五姨太都亲自来了,过了年之后,你怕是还没去过帅府给老夫人拜年吧。”他用的是他从前在陈公馆使唤陈夫人的语气,又用老夫人的名义去压她。陈夫人被他使唤了十几年,而这一次终于没有再顺从他,依旧冷着脸不理会。

    顾舒窈知道五姨太来的用意,想必是老夫听到了风声,特意让五姨太过来把人都叫过去。只是陈夫人一旦去了帅府,老夫人仗着辈分高,自然是要替他们做主的。老夫人其实一直不想让他们闹离婚,而陈夫人一向尊敬殷老夫人,在她面前很难像现在在陈曜东面前一样果决。到时候两边一施压,不知道最后是个怎样的结果。

    五姨太见陈夫人不说话,没办法,又去向顾舒窈使眼色,“舒窈,你还不快劝劝。”

    顾舒窈看了五姨太一眼,客气地招待她坐下,又亲自端过佣递过来的茶点,说的却是:“我和姨妈还要去照顾我的那两位表哥,今天怕是不方便过去了。等事情处理妥当了,我再陪姨妈回帅府探望老夫人。”

    五姨太的脸瞬间垮了,白费了今天在殷老夫人面前替她说好话,人家根本不领她的情。陈曜东和五姨太又坐了会,觉得再坐下去也没有意思,便起身走了。

    陈曜东来这一趟没半点收获,还受了女人的气,他恼火地很。他走到门口,没忍住冷“哼”了一声,对着五姨太Y阳怪气道:“你还指望着顾小姐去劝?少添油加醋我就感恩戴德了!你们帅府的儿媳妇真是不简单!”

    五姨太听陈师长这么说也不乐意了,她好不容易来一趟,事没办成,还是两边不讨好。五姨太受了气,对谁脸色都不好,回过头对着顾舒窈道:“你可是我们帅府的儿媳妇,也不回去么?”

    陈夫人听出了些话里的意思,看了眼顾舒窈,犹豫着准备去留五姨太,却被顾舒窈拉住了,只见顾舒窈站起身来,不卑不亢对五姨太道:“五姨娘慢走,不送了。”

    “你!”五姨太翻了个白眼,急匆匆地走了。

    她并不愿意做这什么帅府儿媳妇,现在不讲话挑明,只是害怕他们阻扰陈夫人离婚的案子,老夫人她们不过是当做家里面的事来处理,换成殷鹤成,他会怎样做,会不会借机报复?顾舒窈不敢保证。

    殷鹤成回盛州是晚上七点钟,他是特意将专列提前赶过来的。他先去了一趟北营行辕,任子延已经在办公室等他了。

    一见殷鹤成进来,任子延先过问了他在乾都的情况,接着便跟他说了陈师长的事。

    殷鹤成一边将文件锁紧他办公桌的抽屉,一边喝任子延说话,他说起乾都的事时语气淡然,可一听任子延说到陈师长,不自觉皱了皱眉。

    倒是任子延挑了挑眉,语气十分轻松:“雁亭,我跟你说,我昨天跟那个周厅长打了招呼,姓陈的今天去了两趟警察厅都没有着落,现在只等着你开口。明摆着的顺水人情,你别错过啊。”他见殷鹤成自顾低着头整理抽屉里的文件,并不理会他,又补充道:“我知道你看不起陈曜东,但是万一真要争起什么来,他手底下也有一万多人。”

    殷鹤成只抬头冷淡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任子延知道他不想再谈了,心里干着急。如今盛州的局势并不明朗,殷司令卧床不起,那位殷军长又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知道在哪拿了封让他代理副司令一位的文件,还四处拉拢人。他明白,殷鹤成那些笼络制衡人的手段,一点都不逊色与他的叔叔,盛军上下都畏他敬他,只是陈师长这件事殷鹤成如果真帮着他那未婚妻,眼睁睁看着盛军的高级将领因为什么重婚罪挨诉讼,进监狱,不知会寒了多少人的心。

    殷鹤成只在北营行辕待了一个钟头,将军中事务处理好后,直接回了帅府。

    殷鹤成走进卧室,房间里关着灯,他还是往里走了几步,却发现并没有人在。他稍有些不悦,直接往楼下走去,刚到一楼,便有佣人过来对他道:“少帅,老夫人请您过去一趟,有话跟您说。”

    殷老夫人已经靠在塌上生了一晚上闷气了,她先前让厨子做的那一桌子菜直接倒掉了,晚饭也没有吃几口。

    她见殷鹤成进来,直接拿起桌上一份报纸,扔在殷鹤成身上,“看看你那个没过门的媳妇做的什么混账事,今天我让老五把陈曜东喊过来,她倒好,拦着不让人过来。我还心想着让她去劝一劝,感情她是这么劝的!我看她是不把人夫妻拆散,是不会甘心了!”

    殷鹤成对待老夫人素来是好脾气,没说什么,直接将报纸捡起,上面的内容他已经再熟悉不过了,看了一眼,只道:“您先睡,我这就去找她。”

    他刚走几步,只听道殷老夫人又说:“这样的孙媳妇,将来不得把帅府闹翻天,我这把老骨头可是消受不起!雁亭,你当初不愿意娶她是对的!现在她肚子里孩子没了,乃乃也不勉强你了!”

    他的脚步微微一顿,偏头看了老夫人一眼,直接走了。潘主任听说他回来了,连忙从侍从室过来准备给他汇报。

    潘主任见殷鹤成手上拿着报纸,脸色也不好看,诚惶诚恐地解释:“少帅,老夫人这份是之前的,十点钟之后的报纸都被我带人压了下来,没有人再卖了,那个记者也已经被我带回去了。”

    殷鹤成稍稍点头,他其实以前从不把这些报纸放在心上,无非是些无关紧要的花边新闻,可这回他的确动了怒,不想轻易放过那家报社。

    潘主任小心打量着殷鹤成,只见他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吩咐:“备车,去法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