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疑心渐起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周三爷没想到顾舒窈已经赎回了地契、房契,还被她不着痕迹损了一顿,气得嘴唇都发颤了。而顾勤山是个榆木脑袋,全然没有意识到周三爷一直在糊弄他,看了眼顾舒窈手里的契约,反倒小心翼翼对周三爷道:“三爷,我妹子手里的是真的,您买的那些应该是假的,您赶紧退了吧。”

    周三爷气得咬牙,强压着怒火自圆其说:“我一定会去把那些个假地契全退了,妈了个巴子,那些个人渣居然骗我!”

    虽然顾家的家业已经到了顾舒窈名下,可那批西药只有顾勤山知道放在哪,周三爷尤不死心,故意不理会顾舒窈,将顾勤山拉倒一边,问:“对了,勤山,你那西药还卖不卖?”

    顾勤山知道地契什么都已经拿回,可还惦记着钱,犹犹豫豫的,一双眼不停地瞟顾舒窈。

    顾舒窈回过头,直接盯着顾勤山的眼睛开了口,“你若是一定要卖,我也不拦着你。不过从此你和顾家彻底撇清干系,你日后赌博也好,抽鸦片也罢,是生是死都与顾家无关。”

    有顾舒窈撑腰,罗氏也有了底气,在一旁道:“你若死性不改,我也不跟你过了!”

    都要和他断绝关系?顾舒窈言辞狠厉,罗氏也理直气壮,顾勤山以前一直是一家之长,在家里说一不二,没想到有一天这样的下场会落在自己身上。他先是生气,拿起烟枪往地上狠狠一砸,连周三爷见了都往后退了一步。

    顾舒窈看了他一眼,并不怕他,又说:“你的两个女儿我可以替你照顾,衣食住行以及将来送她们读书的费用我都可以承担,但是她们将来也和你没半分关系!”

    顾勤山听着顾舒窈的口气,似乎是动真格了,他后退了一步,弓着腰坐回塌上,望着刚才摔断了的烟枪,一时说不出话。他有什么可气的呢?是他自己输掉的地契,也是他自己抽鸦片上了瘾,和丧家之犬没什么区别了!

    周三爷见顾舒窈搅黄了自己的生意,还白白在这里受这些气,愤愤不平,嚷嚷着叫人上来挑事。

    周三爷声音不小,隔着墙听得清清楚楚,殷鹤成偏了偏头,唤副官过来,刚准备吩咐什么,却听见走廊外面有动静,竟然是周三爷方才派下去叫人的人反而被绑了回来。

    而带头绑人的正是赌坊的管事陈六,只听见陈六唯唯诺诺进门,恭恭敬敬唤了顾舒窈一声“少乃乃”。

    周三爷大惊,看着那陈六恶狠狠地朝他*近,连连退了好几步,问顾舒窈:“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就知道三爷您一定是有备而来,那我也不能空着手,来而不往非礼也。”

    好一句“来而不往非礼也”,任子延笑着摇了摇头,他没想到这顾小姐居然会来一招“黑吃黑”,让周三爷这样的人也栽了跟头。

    他往殷鹤成那一看,他明明已经招呼来了副官,最后却只让副官给他倒了一杯茶。殷鹤成端着茶盏抿了一口,任子延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笑着撇了撇嘴。

    周三爷应该认得那陈六,用手指着他,狠狠道:“你小子是要过河拆桥不是?赢顾勤山的钱你也是有份的!”

    “呵!要是你早说是要我对殷家的亲家出千,我才不跟你干呢。”

    顾勤山才明白,原来是这周三爷一直暗地里坑他的钱,气得冲起来,一把抓住周三爷的衣领要他还钱。

    周三爷没办法,被那管事一顿吓唬后自认倒霉,将身上带的钞票都拿出来,又写了欠条,答应将之前出千骗顾勤山的钱都还回来。

    周三爷最后灰头土脸地跑了,不过出门的时候,顾舒窈听见他口中念念有词,对着赌坊管事骂了声:“蠢东西,自以为讨好了哪一位,不知道得罪了另一位。”

    顾舒窈看了他一眼,并不知道他说的另一位指的是谁。

    一番波折下来,顾勤山彻底后悔了,一个人瘫坐在塌上,无精打采的。

    顾舒窈念及顾小姐与他兄妹情分,于是心平气和地给他最后的机会,“哥,你以后还是可以住在顾宅,顾家的生意也可以依旧由你经营,不过你要答应我三件事。”

    顾勤山抬起头,黯淡的眼中亮起一点希望,忙问:“哪三件?”

    “第一,不许再抽鸦片,不许再赌博,也不许再在家打人;第二,顾家凡涉及西药或大宗的买卖都得过我的目。”

    顾勤山已无退路,连连点头。不过想着统共也就这么些事,怎么还有第三件?而且见她神情严肃,这最后一件事似乎比之前的都要重要,于是好奇问道:“最后一件是什么?”

    顾舒窈一字一顿:“不许干涉我的婚事!”

    不与干涉她的婚事?她和殷鹤成的婚事已经板上定了钉,还怎么去干涉她的婚事?难道?顾勤山瞠目结舌,可顾舒窈*得紧,现如今家业也是她的,他还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同意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殷鹤成刚从隔壁的房间出来,这一句话正好入了他的耳,他的步子稍稍顿了顿,沉着脸下了楼。才走了两步,忽然回头召副官上前,沉声吩咐了什么。

    殷鹤成不想打草惊蛇,汽车只停在如意楼的后门,盛州城已是华灯初上,在灯光与夜色的掩映下,任子延和殷鹤成钻进车厢。

    顾舒窈本来还想去一趟书社,可奈何时间已经不早了。她从窗户往外看去,街上已亮起油气路灯,街面上的店铺好些已经关了门,书社这个时候恐怕已经下班了。她正准备阖上窗户,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进了汽车。殷鹤成?难道他刚刚也在如意楼?顾舒窈有些意外,不过见那人穿的是长衫,并不是军装,她想应该是自己看花眼了,可再想仔细看时,那车已经开走了。

    汽车开到一半,任子延见殷鹤成依旧不言语,于是开他的玩笑:“怎么今天这么失意?”

    殷鹤成轻轻一笑,并不理会。

    任子延又问:“你后来向副官交代了什么?”

    殷鹤成点了一根烟,抽了两口,毫不隐瞒:“我让他去调查两个人。”

    “两个人?除了那周三,还有谁?”任子延好奇问了一句,他也是个聪明人,话才出口便已了然于胸,有些诧异地望了他一眼。

    顾舒窈回帅府时,殷鹤成还没又回去。六姨太见她和顾勤山他们一起回来,忙走过来招待。不过看她神色轻松,便也知道没什么事了。

    六姨太笑了笑,稍稍出了片刻的神。殷鹤闻站在她身旁,朝着顾舒窈做了个鬼脸,又跑去跟梅芳和兰芬玩了。顾勤山和罗氏在帅府用完晚饭后,六姨太先是挽留了一番,顾勤山执意要走,便派人将他们先送回乡下了。

    这半天的奔走起起伏伏经历太多,顾舒窈心力交瘁、早早就睡下了。

    殷鹤成是半夜回来的,顾舒窈素来睡得浅,被他关门的声音吵醒了。顾舒窈看了他一眼,他扶着门站着,穿的是西装,应该是才从某个酒会上回来。

    顾舒窈翻个身继续睡。他摇摇晃晃走过来,脱下外套,蹬掉皮鞋,直接上了床。顾舒窈察觉到动静,转过身,发现他正手撑着头面向她侧卧着,一双醉眼紧紧盯着她看,看着看着,突然笑了笑。

    他从未对她笑过,这样的笑容使她不安。他们靠的很近,近到可以闻到彼此身上的气味。她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看来是喝多了。

    顾舒窈不喜欢这种接近,皱了皱眉,伸手去推他,“你怎么睡到这里来了?”

    可她才一推,他的手突然搂上她的腰,稍一用力,便将她紧紧贴了上来。

    她只穿了一件羊毛织的贴身背心,察觉不妙,掀起被子欲挣脱下床,却被他一个翻身压在身下。

    论力气,女人怎会是男人的对手?何况是一个喝醉了使蛮力的军官!她才发现她以前学的那些防身术在他面前不过是空架子。

    他压制着她,一只手紧紧扣住她的手腕,却低下头来与她温存,带着酒味的热气全都吐在她脖子上,暧昧道:“我记得你从前可不是这样的。”

    “你发什么酒疯,放开!”她意识到他接下来会做什么,大声呵斥:“殷鹤成,你是个男人,一言九鼎,我希望你遵守你的承诺!”

    他喝醉了不理会,空着的那只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她挣扎,他便将她禁锢地越紧,撕扯衣服的手也越发用力,才一会儿,便从领口滑出一只的软白的香肩来,靠近胸口的地方有一颗痣,被她皓白的肌肤衬的愈发鲜红。

    他望着那块□□出来的肌肤有片刻的分神,她见机去咬他的手臂。她的确害怕了,用哭腔朝着他吼:“殷鹤成,你忘了么?我才因为你流过产,身体还没有恢复!”

    她在他的手臂上咬出了带血的牙印,他任由她咬,沉着脸忍痛却没有动怒,过了好一会儿才挣开。

    她红着眼瞪了他一眼,才发现他也在看她,与他的视线短暂交汇的那一瞬,她突然发觉,他其实一直都是清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