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收敛锋芒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舒窈连忙将名片藏入袖中,却看见赵副官稍稍侧过头看了一眼何宗文的背影,顾舒窈不知道他刚才听到了多少。

    司机没有直接回帅府,而是在离戏院不远的宝丽歌舞厅停下。顾舒窈正纳闷,却看见殷鹤成正从歌舞厅的大门出来,除了卫戎近侍,他身旁还跟着戴绮珠和一个外国男人,正一起往汽车这边走来。

    顾舒窈看见戴绮珠和那个男人一直在交谈,眉开眼笑的,似乎还聊的挺投机。她有些好奇,暗暗降下了车窗。听了片刻,原来是戴绮珠在向那男人介绍盛州的风物,想必他是殷鹤成的客人,戴绮珠帮着招待而已。

    戴绮珠一直以秘书的身份陪在殷鹤成身边,并不只是个掩人耳目的虚名,戴绮珠在燕北六省是一位小有名气的才女,英文说的不错。而殷鹤成是从日本归国的,日语虽然流利,英语说的却不怎么样,所以有时也让戴绮珠帮着翻译。

    不过顾舒窈听那个男人的口音,应该是个德国人,却在和戴绮珠用英语交谈。虽然德国和英语都属于日耳曼语族,德国人的英语普遍不差,但是身为翻译和德国人讲英语?顾舒窈皱了皱眉。她自小便显露了超乎常人的语言天赋,会多国语言,因此并不太能理解。

    再去听戴绮珠的英语发音,虽然还算流利,但还是听得出口音,个别用词也很中式。如果将戴绮珠放在顾舒窈曾经带的实习生里,若是让顾舒窈对她的业务水平做出评价,恐怕连中下水平都没有。

    顾舒窈出了片刻的神,戴绮珠突然回过头来与她打招呼,用的却是英文:“顾小姐,电影好看么?你这次是第一次看电影吧?”

    或许了刻意为了显摆,戴绮珠这次的发音格外夸张,一般人或许会觉得她字正腔圆,可顾舒窈听得出,她是在极力模仿伦敦腔,却画虎不成反类犬。

    顾舒窈装作听不懂,敛目望着戴绮珠。殷鹤成稍稍侧过头,看了戴绮珠一眼。她这时才故作不察笑着“嗳”了一声,道:“和温特医生用英语聊久了,都忘记顾小姐不会说英语了。”顾舒窈笑了笑,没有做声。就在这时,从背后突然传来平仄不分的中文:“谁说密斯顾不会,她英文说的特别好,还是伦敦口音!”

    那话音刚落,顾舒窈注意到在场的人都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特别是戴绮珠,方才的笑容僵在她脸上,她甚至都忘了她素来引以为傲的修养,用一种怪异的眼神地盯着顾舒窈看。

    顾舒窈吃了一惊,回头望去,发现说话那人居然是史密斯大夫。

    殷鹤成曾说专门从德国请了位专治中风的大夫,想必就是温特医生。史密斯医生是帅府的私人医生,被殷鹤成一同请出来招待也不奇怪。

    顾舒窈想起当初她刚刚穿越到这时,没弄清状况,是跟史密斯大夫说过几句英语,没想到他还记得。

    史密斯大夫应该喝了些酒,走路有些摇晃,由歌舞厅的招侍扶着。

    戴绮珠看了眼史密斯大夫后,目光又从顾舒窈脸上扫过,轻轻一笑:“史密斯大夫果然喝醉了。”

    史密斯摇着手一口回绝,笑着指了指温特医生和戴绮珠,打了个酒嗝后道:“比你们两个说的都好!”

    史密斯已露醉态,他越坚持,他们便越觉得他是胡言乱语。殷鹤成便让侍从先将史密斯医生先扶车里,送回去了。

    这一回连温特医生也笑了,朝着殷鹤成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一直认为医生不应该过度饮酒。”

    殷鹤成礼貌地笑了笑,目送着侍从送史密斯大夫离开,只是收回时,他的眼神不小心从顾舒窈身上划过,停留了片刻。

    或许是殷鹤成十分在意殷司令的病情,顾舒窈看得出殷鹤成对待温特医生格外客气。不仅亲自招待他,又派专车送他回住处。

    顾舒窈松了一口气,这件事幸好就这样盖过去了。隔着袖子,她将那张名片紧紧捏着。殷鹤成虽然坐在他身边,好在他此刻心思在别处,也没有察觉什么。

    顾舒窈和殷鹤成虽然是当着老夫人的面一同回的帅府,但殷鹤成去了书房,顾舒窈一人先回了卧室。

    不过也好,正好给了她机会将名片先藏起来。这张名片对顾舒窈格外重要,是她目前为止在这个年代谋生的最好途径。

    她虽然精通多国外语,可在这个年代却被顾小姐的身份连累。订了婚与未婚夫同住,还没有任何学历,她若是正儿八经用这个身份出去找工作,谁会要她?谁又敢要她?

    卧室的大衣柜并没有完全落地,顾舒窈之前将报纸塞在衣柜的缝隙中,她准备将名片夹在报纸中一起藏好。

    顾舒窈将门关好,蹲在地上取衣柜下的报纸。哪知上次她塞得太急,那一小沓叠好的报纸够了许久都没有够到。

    顾舒窈没办法,只得趴着将手探进去,谁知刚一那张名片却从她袖子里掉了出来。

    顾舒窈正准备捡,却听见卧室的门锁突然被人扭开。

    她吓坏了,回过头去看,才发现并不是殷鹤成,而是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穿着背带裤,胸口系着蝴蝶结,白嫩的脸上R嘟嘟的,痴痴望着顾舒窈问道:“你跪在地上干什么?”

    顾舒窈想了许久才记起来,这个小男孩是六姨太的儿子殷鹤闻。之前的顾小姐为了讨好六姨太,还特意逗过殷鹤闻,只可惜她那一套逗孩子的招数都太老旧了,殷鹤闻和他大哥一样不买顾小姐的账,才说了两句话就跑开了。

    她回忆的这会分了下神,没想到殷鹤闻趁这工夫已经将门锁上,跑到她身边捡起了那张名片。

    “给我。”

    “我不!”殷鹤闻迅速退了两步,非但不给顾舒窈,反而拿起那张名片念了起来:“何什么文,众……众……,这是什么?”顾舒窈开始还害怕殷鹤闻声张,结果看着他五个字就有两个不会,便也没什么了。

    看着殷鹤闻正迷迷糊糊地识字,顾舒窈趁他不备,弯下身一把将他从后抱住,“小家伙,给阿姨!”殷鹤闻将名片捂在胸口,跺着脚耍无赖,“坏阿姨,我才不给你。”

    自从顾舒窈正式工作之后,面对这种小孩子,都是让他们叫阿姨。可当殷鹤闻这么一喊,她才发觉有些不对劲,又改口道:“快把名片给姐姐!”

    殷鹤闻稍稍一碰便嗷嗷大叫,顾舒窈不敢太用力,正尝试着和他讲道理。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顾舒窈正准备抢走名片,谁知殷鹤闻那个小胖子比她还怕,“蹭”的一下就躲开了,藏在衣柜旁边。

    顾舒窈去开门,是六姨太,“舒窈,你见着鹤闻了么?刚刚听佣人讲好像往这边跑来了。”

    顾舒窈哪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殷鹤闻,只见他肥嘟嘟的小脸紧绷着,一边拼命摇头,一边朝顾舒窈使眼色。

    顾舒窈看他这个模样实在可怜,也忌惮六姨太看见那张名片,便帮他圆了谎,“我一直在房里,没见鹤闻进来。”

    六姨太叹了一口气:“这个孩子可怎么教哟,一个月气走了五个英文老师、六个钢琴老师,刚刚我让他练琴,他就负气跑出来了,哪里都找不着。”

    顾舒窈顺着六姨太的话安慰了几句,只见六姨太脸色稍变,突然道:“舒窈,瞧我这记性,差点就忘了。你哥哥顾勤山今天打电话来帅府,说是要来盛州看看你。”说完又看了一眼顾舒窈。

    六姨太话虽这么说着,可顾舒窈心里明白,顾小姐的那个哥哥哪里是想看她,分明又是来帅府讹银子的!她的处境本就尴尬,结果还摊上这样一个不怕将她往火坑推的哥哥!

    顾舒窈笑着答应了,心里想的却是她该好好会一会这个长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