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回 情府重聚悲鬼节 行宫联诗乐中秋

作品:《梦归门

    顾苏雯清醒过来,发现此时已日上杆头,迷迷糊糊的,梦中之事也部忘记,没有疑虑。看向床边,发现陶瑜早已不在,便喊抚琴“抚琴,抚琴。”

    抚琴连忙走来,道“王妃,怎么了”

    顾苏雯问道“王爷去哪了”抚琴答道“王妃,过几日就是中秋了,王爷被皇上叫进宫,说要预备过中秋。”顾苏雯松了口气,起身梳妆洗漱。

    抚琴命人端上水与青盐,顾苏雯仔细的洗漱一番,便让抚琴给自己梳妆。

    梳妆完毕,顾苏雯要寻那根玉钗来戴,却发现找不着了。

    顾苏雯问道“抚琴,上次我让你去修补的那根玉钗,你有没有看到”

    抚琴道“王妃命奴才修补之后,奴才便放在匣中。王妃没有找到吗”

    顾苏雯摇头,抚琴连忙道“莫不是被盗了奴才记得就放在匣中的。”

    顾苏雯不动声色看向镜中,似是在想什么。过了会儿,顾苏雯回过神来,对抚琴说道“即是丢了,便去四处找找,肯定是落在府里哪个地方了。”

    话音刚落,只见陶瑜满脸喜悦的走进阁中,顾苏雯见他如此开心,便道“王爷是遇着什么好事了这么开心莫非是在路上看到哪个美人了”

    陶瑜笑道“王妃别拿我打趣。我之所以那么高兴,是因为皇上。”

    “皇上”顾苏雯纳闷道。

    “是。”陶瑜坐下,笑道“当日习同禀报天象吉兆之后,皇上龙颜大悦,再加上纳了如今的鹿贵妃,更是锦上添花。皇上就下令,今年中秋,邀众亲王携妻妾去青蘅行宫游玩。”

    顾苏雯听后,不以为然,道“不过是去行宫游玩,这有何激动”

    陶瑜道“王妃不知,这青蘅行宫乃是皇家秘密建造的行宫。其规模巨大,建造在山谷之内。原本这青蘅行宫只是世祖为防敌军偷袭,建筑藏身用的行宫。后来我朝统一天下,这行宫也就渐渐荒废了,后来皇兄登基,秘密修缮荒废已久青蘅行宫,耗费大量财力,又下旨不准匠人将此时泄露,这才不为人知。说起这青蘅行宫,连我也没有去过。此次中秋家宴,怕是热闹非凡。”

    顾苏雯听后,只是叹息不语。

    陶瑜看后,便有些不解其意道“王妃这是作甚为何开始叹息”

    顾苏雯使了个眼色,身边下人会意皆退下。顾苏雯见无人,便道“王爷,你可知此次西北战役,王爷险些军覆没,皇上听说之后,不仅不向西北战场派兵支援,反而还派兵封锁舵箐府,我也险些送命。从这件事便可以看出,皇上并非真心待你如今皇上下一条令便可封住千万人的嘴,更何况您一王爷他日皇上抓住您一把柄,便可将你弹劾,甚至让你消失在史册。”

    陶瑜听后,大惊,长久不语。顾苏雯也不敢言语。

    过一会,陶瑜醒过神来,无精打采说道“王妃,我先去书房待一会。”顾苏雯应声答应。

    这一日陶瑜一直待在书房中没有出来。顾苏雯除了吩咐下人去送餐食,并没有打扰。

    三日过后,乃是中秋。天还未亮,陶瑜就携顾苏雯与鹿珏秘密前往青蘅行宫。

    陶瑜等人出了长安城,来到一不知名的山谷之中,周围风景乃

    日出红珠烟染云,雾散忽见峰泄瀑

    凡鸟鸣啼轻悦耳,猿猴嘶吼震俗心

    谁家玉珏挂林中,幽风闲吹轻遥逸

    欲知此山通何处,乃是昙落青蘅宫

    终于到达青蘅行宫,陶瑜携着顾苏雯与鹿珏下车,总算是见到了庐山真面目。

    这青蘅行宫是建在山谷中,山谷四面环绕成碗装,匠人们便在这山谷中开山造林,引流成河,修建宫殿。

    匠人们首先是将山中河流引入谷中,五支河流流向谷中,又在山谷中央凿了一口大洞,五支河流流入,形成大湖。匠人们便在这湖周围修建宫室,仿造名景。

    整个青蘅行宫气势磅礴,富丽堂皇,庄重大方。有若神仙宫室,凡人居住不得。

    青蘅行宫大门前有一山洞,若想进入走到大门处,必是要经过这条山洞。由于山洞不能容纳马车的大小,于是陶瑜等人下马车,进入山洞中。

    临头太监举着火把,带领着陶瑜等人,来到大门处。

    大门上的匾额写着大大的“青蘅行宫”四字,大门两侧有一副对联,左右分别写道

    “天宫不顾仙昙落,幽林闲挂弃玉珏。”

    顾苏雯正揣摩诗意,宫门忽然大开,此景顾苏雯总觉在哪里见过似的。

    而此时浮现在陶瑜眼前的,乃是如天宫一般的景象,陶瑜等人跟随着太监,前往皇帝所在的青蘅行宫主殿,一路风景乃是

    红桥微俯浅河上,岸边花树皆已开

    桥过遇藤绕假山,山过逢缠雾湖泉

    仙筑肃立湖泉旁,曦出宫火尚明亮

    丝竹闲弹凡鸟唱,歌妓睡卧金塌上

    万花遥逸微熏风,风过无痕却闻香

    乘舟轻浮雾湖上,如临仙境略彷徨

    舟停微摇上岸去,雾散恍惚见阿房

    仙鸾游景至三回,福尽寿终实堪伤

    若问此景何处寻,青蘅秘宫仙山旁

    陶瑜这一路对着青蘅行宫乃是感叹不已,顾苏雯与鹿珏却不觉有多新奇,不过皇家规矩森严,她们也不敢说出。

    终于到达主殿,主殿名为“祥云殿”。祥云殿雕梁画栋,金碧辉煌。

    陶瑜携顾苏雯鹿珏进入殿内,此时皇帝并未来到,只是来了两个亲王,与各自的妻子。

    陶瑜见到两位亲王,连忙赶去拜见,道“五哥,六哥。”

    这两位亲王也笑脸相迎,道“瑜弟来了。”

    这两位亲王分别是南康王陶昆与西青王陶然。两位亲王皆年近四十。

    陶瑜携着顾苏雯鹿珏入座,与两位亲王闲聊一番,直到卯时,才渐渐有嫔妃来到殿内,陶瑜等人一一拜见。

    此时鹿珏也十分急躁,因为鹿昙还未到来。

    辰时,皇后先来到殿内,坐于殿上龙座左侧,众人齐拜见。过了会儿,皇帝才带着鹿昙来到殿内。

    皇帝坐下,命鹿昙坐其右边。说了一会子闲话,不过是“众弟来到此,感觉如何”“今年中秋家宴我们要好好乐一番。”

    各王爷自是奉承,赞绝这青蘅行宫。

    用完膳,宴席也就散了,皇帝命人将各王爷妻妾送去各自的宫室。

    陶瑜所到的宫室乃是名为“绯月馆”,这绯月馆虽没有其他宫室般朱楼画栋,富丽堂皇,却还是有一番韵味,馆内蔷薇丛生,花香四溢。

    陶瑜此时因为过于劳累,歇息去了。

    顾苏雯便与鹿珏在院中下棋。这几日两人也熟悉了,虽谈不上亲近,但却也是能说上几句话。

    这日两人正在下棋,何等闲情逸致。谁知此时却来了一个花容月貌的妃子,正在静静地欣赏馆中的蔷薇。

    顾鹿二人为之一惊,此人仿佛是在哪里见过似的。两人赶忙去拜见,这这妃子似与顾鹿二人似乎一见如故,也笑着将二人搀扶起。

    顾苏雯笑着说道“不知这位是哪位娘娘”

    那妃子笑道“本宫是蔷妃。”

    鹿珏仔细瞧着这蔷妃,只见她瓜子脸蛋,桃花眼周带着天生的红晕,微挺鼻,小巧嘴,身量清瘦,举止文雅。

    蔷妃笑道“这两位妹妹想必便是舵箐王的王妃与侧妃了吧,本宫在宫中时常听说你们,说你们长得美若天仙,今日一见,果真如此。”说完蔷妃携着顾鹿二人,坐下,开始说起话“当日宴席,本宫因病了,才未见到你们。”

    顾苏雯瞧她体格清瘦,说话无力,便觉她有些症状,道“娘娘的病可大好了”

    蔷妃道“不过是受了些风寒,已经大好了。本宫的身体太弱,吹会子风,便要受风寒。”

    鹿珏见她身边没有人伺候,便道“娘娘身边怎么没个人伺候呢”

    蔷妃微微咳嗽,道“是本宫叫她们别来的,本宫想一个人清静清静。”

    聊了一会子闲话,鹿昙也来了。

    鹿昙鹿珏两姐妹相见自是要哭一场,但是如今人多眼杂,也不敢如此。

    鹿昙见蔷妃在此,便道“妹妹也来了。怎么身边没个人伺候”

    蔷妃笑道“妹妹想一个人出来,清静清静。”

    鹿昙责怪道“这可不行,你本来身子就弱,受了风寒怕是不好。”

    四人一直聊到未时,陶瑜起身,前往皇帝所居住的金宸殿议政去了。四人便继续下棋,对诗,聊闲天。

    直到酉时,皇帝身边的太监穿来命令,命众人前往湖沁洲赏月。

    顾苏雯四人赶往湖沁洲,湖沁州位于湖心,四人乘舟来到湖沁洲。

    湖沁洲乃是建于湖心,无墙,乃立四根大柱,柱上建顶,四周则用轻纱围绕,微风轻吹,灯火通明,又有乐声相伴,乃是雅俗共赏。

    顾苏雯四人到达湖沁洲,丝竹管弦声不绝,也有歌妓在歌唱。

    此时赏月宴席似和往常有些不同,殿内摆着几张红木圆桌,原来是皇上皇后与指定亲王妻妾坐于一处,嫔妃则坐于另一处,皇子们坐于另一处,剩下的亲王与其妻妾则坐于另一处。

    陶,顾,鹿三人与皇帝坐于一处,皇帝命鹿昙也坐于此处,六人欢笑言语,直到戌时,皇帝觉着没意思,便想出了一个玩法。

    皇帝道“今日赏月,朕享受天伦之乐,乃是乐极。但总是言语说闲话,也无趣。不如咱们几个,一起来联诗,对对联,如何”

    席上六人皆道好,众人眼光也齐齐看向这里,此时鹿昙笑道“皇上,这蔷妃妹妹也会联诗,不如将蔷妃妹妹一起叫来人多也热闹。”

    皇帝听后,立刻将蔷妃叫来,命其坐下,七人联诗。

    皇帝笑道“朕是皇帝,那朕肯定是第一个,接着是皇后,然后昙贵妃,然后蔷妃,然后瑜弟,然后瑜弟的王妃与侧妃。然后,这联不出来的必要罚酒,如何”

    众人说好,皇帝便开始道“中秋青蘅享团圆。”

    皇后道“湖水映月何等闲。”

    鹿昙道“佳节烛光惊睡雀。”

    蔷妃道“景似琉璃月似珏。”

    陶瑜道“歌女婉婉令人痴。”

    苏雯道“情郎痴痴使人妒。”

    说到这,满席皆大笑起来,皇帝笑道“瑜弟可还敢了”

    陶瑜笑道“不敢了,不敢了。”说完连忙向顾苏雯笑道“王妃莫生气。”顾苏雯此时后悔,早知不该造次,便道“鹿珏妹妹还不快联”

    鹿珏笑道“痴男情女惹众笑。”

    说完又是一次大笑,顾苏雯红着脸不言语。

    皇帝结尾道“佳人恩爱嫦娥恼。”

    此次是皇后起头,皇后道“梦遇情郎共言笑。”

    鹿昙道“无奈珠碎梦一场。”

    蔷妃道“月老执意戏痴女。”

    陶瑜道“谁知戏错合鸳鸯。”

    苏雯道“无情玉碎生情愫。”

    鹿珏道“共誓情至红颜老。”

    皇帝不知如何联,便道“朕也不知如何联了,皇后先联吧。”说罢,皇帝举杯一饮而尽。

    皇后道“明年却为他人妆。”

    陶瑜也不知如何联,便也自罚一杯。

    鹿昙道“无处可诉实堪伤。”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