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勿陷太深,爱太深,计较太深

作品:《柒柒,本殿要顺毛!

    “什么七皇子那儿”覃羽弦惊讶的瞪着眼睛“那天不是已经证实了,末末是我们的吗为何”

    洛奕微微皱着眉头,说实话他也不知道为何末末那日待他如此陌生,仿佛在看一个不相干的人一般,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一般不过,就算是到了七皇子那儿,他也定不能把末末如何

    洛奕听说过东陵国七皇子的事情,他知道东陵玥幼时的艰辛。能那么担心自己爱犬的人,心里大都是温软的,只是表面还是那般高傲不近人罢。

    覃羽弦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迷糊的眼神甚是讨喜“哦,是这样对了明日可是那七皇子大婚,我们要不要去凑个热闹”覃羽弦一双眸子亮晶晶的,带着童孩的天真和好奇。

    “羽儿可是想去看看”洛奕温柔的看着他,嘴角挂着一抹笑容。月光正好倾泻进他的发丝,散发出柔和的白光。大红的衣袍正好衬出男子病态的面容。

    也该让羽儿好好出去透透气了,憋坏了可不行。洛奕如是想着,眸色也加深了一分。他是知道的,羽儿有些异于常人。当初他捡到收留羽儿时,是在一片废墟中。满地的尸体露出雪白的骨头,阴森森的睁大了眼睛不知看着何处。

    而这个小少年就呆坐在正中间,脚底板占满了鲜血也浑然不知,一动不动的蜷着身体。直到洛奕缓缓靠近才转动眼睛看向他。

    “杀,杀”男孩儿嘴里只吐出这个字。

    看着眼神空洞充斥着死寂绝望气息的男孩,洛奕不免动了恻隐之心,便一直收留着了

    “当然想去啦”羽儿欢快的笑声把洛奕从回忆里拉出来。他揉了揉羽儿的头一脸宠溺的说“那就随了你吧。”

    “嗯”少年开心的绕着房梁转来转去,模样和一般人毫无差别,但谁能想到,他会经历那样的事呢

    而另一处的姜家可是忙坏了。

    什么事小姐大婚啊

    “都给我手脚麻利点儿”姜雪娇掩饰不住的笑容渐渐扩大,就连平时刁钻的语气也变得甚是娇媚。等了十五年终是迎来了自己的大婚之日。

    也不知道那个人看见我穿着崭新的婚服会说什么呢姜雪娇满心欢喜的跑进闺房,拿起大红婚服一遍一遍小心翼翼的摩挲着。面料是最好的料子,衣角用着金丝绣了两只鸳鸯,丝滑的手感精致的头冠。姜雪娇已经等不及要嫁给东陵玥了

    “娇儿,娇儿”姜夫人微皱着眉头从房门走进来,看着这般欢喜的女儿,心里莫名涌起一丝难受。是啊,从明日起,娇儿就已经是别人家的了,是少妇而不是黄花大闺女了。这姜府又得冷清一段时间了。

    “娘您看我的婚服,好不好看好不好看啊”姜雪娇拿着衣服在胸前比划着,眉目间尽显小女儿姿态。

    姜夫人叹了一口气“你这丫头,还没嫁出去呢就这般,不知道以后要吃多少苦呢”曹墨想起嫁进姜家的一点一滴突觉心酸,还不如一辈子待在曹府陪母亲呢

    姜雪娇看见娘似要垂泪,连忙扑到母亲怀里“娘,就算女儿嫁出去了,我还是你最爱的女儿女儿也一定不会委屈自己”姜雪娇认真的看着母亲,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尊敬和对未来的憧憬。

    “唉”曹墨长叹一口气耐心教导着“娇儿,嫁出去了你就是七皇子的正妃,走在外边那是百官都得叫你一声七皇妃。但是在内院呢你要注意,不要陷太深,爱太深,计较太深保命最为重要”

    “哎呀我知道了娘,您都说过无数次了”姜雪娇撅着嘴不耐烦的点点头。曹墨严厉的瞅她一眼,她立马焉了声儿。

    “还有最重要的是,你是七皇妃,也是我姜家的女儿,万事要动动脑子,要懂得保护自己,不要牵连姜家才是懂吗”曹墨眼角渗出了泪,这些话都是她母亲对她说过的。当时漫不经心,现如今终是体会到了老母亲的心

    姜雪娇连连答应。这些母亲都说了无数遍了,自己早就倒背如流了现在她心里心心念念的都是那个孤傲清冷的男子。嘻嘻,东陵玥,你就要成为我的夫君了呢夫君姜雪娇痴痴的笑着。

    曹墨不再说话只默默的看了女儿一眼。若是七皇子待她女儿不好,姜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比起热闹的姜府,七皇府不免显得有些清冷。满目的大红色和男子的冷淡照应,东陵玥静静的坐在书房审阅卷书。墨发垂在肩上,还有几丝乱发沾染了水墨,散出淡淡香味。

    男子清俊的面容好似天上神祗般不容亵渎,不同于洛奕的柔和,东陵玥更多了几分冷清平静。轻如羽翼般的睫毛下,是一双极其妖艳的眸子。一眼柔软又带着些许空洞的绿波,一眼深沉冷静如深海般深不可测。薄薄的嘴唇紧紧闭着,但眼中却没有丝毫情绪。刀刻的脸庞又带着丝丝温柔。

    好帅啊柒柒趴在地板上呆呆地看着认真翻看书卷的男人。真是个极品男人莫小柒把平生和前几世遇到的男子一个个和东陵玥比较。还是得出了一个结论东陵玥最好看

    然而这么妖孽的男子,马上就成为别的女人的了莫小柒心里阵阵酸楚,好似失去独宠的感觉。

    “殿下。”安逸琛神色复杂的攥紧拳头,面上有些不自然。

    东陵玥放下书卷,缓缓抬起头询问“何事”莫小柒也懒洋洋的看向门口的男子,他一身青衣打扮书生模样,满身散着书卷气,好一个优雅的男子不过嘿嘿还是东陵玥长的最好看

    安逸琛犹豫了一会儿,好似下定什么决心一般面色缓和“殿下,婚服彩礼已经备好,一切事宜都已准备好。只是您真的要这么做吗”

    嗯莫小柒奇怪的看着东陵玥,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东陵玥要做什么

    还未等柒柒想清楚,安逸琛又接着说道“若是这顶替新郎的事被姜府发觉了,可能会对殿下很不利的”

    东陵玥只静静的把玩着书桌上的茶杯,面上一派冷淡“无碍。”那个女人,还配不上自己亲自迎娶。东陵玥嘴角泛起一丝丝残忍,眼睛如同漩涡般一接触便深陷其中。见安逸琛不说话如同木头般,东陵玥轻轻皱眉“可还有事”

    ------题外话------

    求多多评论,蛤蛤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