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8章还有以后吗?

作品:《修仙琐录

    沈清走到几案前坐下,很认真的说:“咱们认为天意难测,那应该是因为咱们的智慧不够高,难以领会天意,正如你先前把自己比作是上天养的一只狗,试问你能让一只狗完全领会你的意图吗因为狗不具备主人的智慧,所以主人只能用棍棒教它们一些简单的行事准则,咱们的迷茫其实和那些挨了打的狗是差不多的,它们也不懂主人到底想让它们作什么,不明白主人为什么总是打它们,只是咱们太自以为是了,觉得自己已经足够聪明了,其实和上天比起来,咱们或许尚不及一只狗,人家没法把玄奥的道理讲给咱们听。”

    寻易不置可否的点着头,他没有和沈清争辩下去的意思,沈清的这个说法在修界早有流传,不算什么稀奇观点。

    “不管是我所说的众仙轮流掌权也好,是你所说的咱们智慧不够高也好,总之,我虽对上天常有抱怨之语,可也并非觉得它一无是处,对它还是充满敬畏的,所以我会按我所揣摩出的天意去行事,至于揣摩的对与不对就只能让上天裁断了,好比它指了一下大门,究竟是让我这只狗去看守大门还是让我从大门滚出去,我领会不出来,只能按自己的猜测行事了。”

    “那你是去看门,还是滚出去”沈清眼含笑意的问。

    “自然是滚出去,外面多好玩啊。”

    沈清轻轻点着头道:“滚出去玩,是依心而为,而狗是应该看门的,上天之意更有可能是让你去看门,对吗天意即天道,这么说来,你的依心而为就未必是正道了。”

    寻易眨了几下眼睛后才接口道:“和你在一起可真累,你满脑子想的都是参天悟道,那不过是我随口举得一个例子罢了,岂能当真事一样去追究”

    沈清不以为然道:“天道蕴于万事万物之中,当然也包括设想,而且设想是参悟天道的一个重要手段,自然是可以深究的。”

    寻易笑着摆摆手道:“我现在没心思参悟什么道法,只想活得轻松点,顺着自己的心意去做事,眼下想做的就是给川畕这害群之马点教训,你要打算参悟的话,还是自己静静的去思索吧,跟我一块探讨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我只会给你添乱。”

    沈清默默的看了他一会,然后微微蹙着眉道:“我感觉你很颓丧。”

    寻易开着玩笑道:“能不颓丧吗我好容易悟出的道,一下子就被你打入歧途了。”

    沈清愈发的严肃,“我知道你是在敷衍我,想把我尽快打发走,可我真的很想帮你。”

    寻易迎着她那真诚的目光笑了笑,“这就是你多心了,我可没有厌烦你的意思,也说不上有什么敷衍,我对自己所悟出的道本就没有多少深切的见解,说来说去也只有那么点东西,所以在你看来才会觉得像是敷衍。你不用帮我什么,好意心领了,我真的很感激你。”

    “不。”沈清轻轻摇了下头,“大道至简,这和说的多与少无关,你的许多见解对我很有启发,我很希望能和你多作探讨,但我能感觉到你就是在敷衍我,你不厌恶我,但却因颓丧而懒得理我,其实你谁都懒得搭理。”

    “呃,这就是你对我还不够了解了,我这人懒得出奇,能躺着就绝不会坐着,能少说两句就绝不会多说半个字,不是颓丧,就是懒,等以后你就知道了。”

    “还有以后吗”沈清用带着忧虑的目光看着他。

    “怎么没有你这是咒我命不长久吗”寻易躲闪着她的目光嘻嘻哈哈的说。

    沈清默默的站起身,默默的走出了院子。

    沈清走后,寻易随即就躺倒在了床榻上,疲懒得连根手指都不愿动。

    寻易必须得承认沈清确有过人之处,她对自己的颓废之感看得很准,其实这种颓废感是从幻境出来后才刚刚生出来的。

    之前他抱定了为天律盟战斗到死的念头,心里是很平和的,觉得活得也挺有意义,之后意外的和苏婉相处了二十多天,他平和的心境难免就被搅起了波澜,这份上天的赏赐对他而言有点太过丰厚了,是他做梦也不敢奢求的,随之就有了死而无憾之感,一点不错,上天把他不敢想的好处都给他了,这辈子他再无任何可奢望的了。

    如果苏婉没有在幻境中挤兑他,那他会很愉悦的继续享受上天的这份厚赐,直至死于一场结束他性命的战斗,到时他肯定能含笑闭上眼的,可上天似乎是不想把好人做到底的,认识到自己已经对苏婉造成了不好的影响后,他知道这份厚赐自己只能拿取这么多了,从云端回到地上,之前的日子也就变得索然无味了,颓废感由之而生,正如沈清所言,他现在谁都不愿意搭理,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又开心浮气躁的想去转世投胎了。

    一天后,秀枝仙子来看望他时,他依然保持着刚躺下时的姿态,一丝一毫都没动。

    “我听说你要参加元煞之战”秀枝站在榻前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问。

    寻易睁开眼对她笑了笑道:“有个不开眼的非要惹我不痛快,少不得要教训他一下,你不用担心,教训了他我就退出比试。”

    “是谁什么修为”秀枝在坊市听闻这个消息就急急跑回来了,还没来得及了解详情呢。

    “乌煞营的一个司教,元婴中期的。”寻易坐了起来,漫不经心的答。

    “到底怎么回事呀他既然是个司教,我看你还是别惹他了。”秀枝坐到寻易身边,满眼关切的说着,顺势握住寻易的手,传神念道:“你就算能打得过他,也难免要动用宝物,犯不着为了斗一口气而泄露自己的隐秘。”

    寻易拍了拍她的那只手,笑着道:“不妨事,我已经有打算了,去忙你的吧,别为这点小事耽误了生意,我可是惦记着能多分点灵石呢。”秀枝的关怀令寻易感到心里很温暖,在夷陵卫能获得这样的友情实属难得。

    秀枝盯着寻易那自信满满的目光看了一会,脸上逐渐有了笑意,“自己小心点,别太露锋芒了。”她嘱咐了一句后就安心的跑回去继续忙自己的生意去了,寻易的目光让她感觉很踏实,既然寻易是谋定而后动的,那她就没必要跟着瞎操心了,在这夷陵卫中,恐怕没谁比她更了解寻易的本事了。